開啟晚明小品文選MP3錄音檔開啟小品 文選錄影檔


滿井遊記                  袁宏道

燕地寒,花朝節 後,餘寒猶厲 。凍風時作 ,作則飛沙走礫 ,局促 一室之內,欲出不得。每冒風馳行,未百步輒返。
廿二日,天稍和,偕數友出東直 ,至滿井。高柳夾堤,土膏微潤 ,一望空闊,若脫籠之鵠 。於時冰皮 始解,波色乍 明,鱗浪層層 ,清澈見底,晶晶然如鏡之新開,而冷光 之乍出於匣 也。山巒為晴雪所洗,娟然 如拭,鮮妍 明媚,如倩女 之靧面 ,而髻鬟 之始掠 也。柳條將舒未舒,柔梢披風 ,麥田淺鬣 寸許。遊人雖未盛,泉而茗者,罍 而歌者,紅裝而蹇 者,亦時時有。風力雖尚勁,然徒步則汗出浹背。凡曝沙 之鳥,呷浪 之鱗,悠然自得,毛羽鱗鬣之間,皆有喜氣。始知郊田 之外未始無春,而城居者未之知也。

 夫能不以遊墮事 ,而瀟然 於山石草木之間者,惟此官 也。而此地適與余近,余之遊將自此始,惡能無紀 ?己亥 之二月也。

湖心亭看雪 張岱

崇禎五年 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是日更定 矣,余拏 一小舟,擁毳衣 爐火,獨往湖心亭看雪。霧淞 沆碭 ,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 ,湖心亭一點 ,與余舟一芥 ,舟中人兩三粒 而已。
到亭上,有兩人鋪氈對坐,一童子燒酒,爐正沸。見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飲。余強飲三大白 而別。問其姓氏,是金陵 人,客此 。
及下船,舟子喃喃 曰﹕「莫說相公 癡,更有癡似相公者。」

【賞析】

〈滿井遊記〉

本文首先點出時地節令,北地初春的春寒料峭,甚至凍風時作,飛沙走石,局促室內,興起城居不見春之嘆。次言偕友遊滿井時所見一片春意盎然,充滿大自然蓬勃生機的景象。結尾寫出官閒事少,而能投身於大自然懷抱的欣喜之情。
文章起始便不俗,雖寫春遊,但卻大寫「餘寒猶厲,凍風時作,作則飛砂走礫」的惡劣氣候,作者極欲探春出遊,但卻被寒風沙礫所阻,不得不「局促一室之內」,其鬱悶可想而知。而城內的枯燥局促與之後城外的春色春意形成明顯對比,藉以強化滿井春色所帶來的喜悅。

次段描繪滿井春色,層次分明,為全文重心所在。作者以「高柳夾堤,土膏微潤,一望空闊,若脫籠之鵠」先寫滿井全景。一幅郊外早春圖,如現眼前。其中以「脫籠之鵠」來形容他乍見郊外早春景色的興奮和擺脫城中局促的歡欣,顯得生動傳神,情景交融。接著,作者選擇水、山、田野三組優美的鏡頭來表現早春二月滿井一帶的旖旎風光。首先描繪近景春水之美:「於時冰皮始解,波色乍明,鱗浪層層,清澈見底。

晶晶然如鏡之新開,而冷光之乍出於匣也」,「始解」與「乍明」,明春之初至;「鱗浪層層」,既明寫春風,又暗示河冰已經消融;「晶晶然如鏡之新開」,形容春天河水之清澈,而「冷光之乍出於匣」,則又於清澈中加入寒意,作者通過這形象化的譬喻,準確地道出二月春水的典型特徵。寫春山之美時,作者則以擬人法呈現。以「山巒為晴雪所洗」句明積雪消融後主動為春山梳妝打扮,「如倩女之靧面,而髮髻之始掠也」,山峰由一個沉寂的靜物變成一個梳洗打扮、髻鬟始掠的美女。不但生動形象地描繪出春臨大地、山峰轉翠的變化過程,也使積雪和山峰顯得更加嬌豔動人,洋溢春的氣息。寫田野,則抓住柳條「將舒未舒」之時時在吐芽和麥苗「淺鬣寸許」如獸毛之不時生長,體現春天是生長的季節、向上的季節這個典型的季節特徵。作者觀察的細緻和比喻的生動準確,令人嘆服。

描繪水、山、田野這三組鏡頭之後,繼而寫早春遊人,以「泉而茗者」之清雅悠閒,「罍而歌者」之豪爽痛快,「紅裝而蹇者」之從容舒適,寫出遊人的各種情態;又轉而寫「曝沙之鳥」之安閒恬靜,「呷浪之鱗」之自由天真,通過魚鳥一動一靜的情態,悠然自得的「喜氣」,充滿在大自然的一切生物之中。也帶出段末「始知郊田之外未始無春,而城居者未之知也」的結論。從而引發其欲擺脫塵俗,嚮往大自然的美好情懷。

文末以官閒事少,而以能自由自在地遨遊於山石草木之間為幸,流露出作者獨特孤高的性情。「此地適與余近,余之遊將自此始」,此「近」不僅指空間之近,更是性情之近;作者的滿井之遊,感受深刻,內心飽實,期能化為文字,俾能時時回顧,眷眷珍惜之情,由此可知。

本文寫滿井春色,無論寫水、山、柳、麥、遊人、鳥、魚,不僅層次井然,且動態飽滿,構成一幅千姿百態、氣象萬千的滿井春色圖。作者的寫景技巧善於掌握「以少總多」的原則寫滿井之春,抓住水、山、田野這三組鏡頭,通過冰皮、水波、山巒、晴雪、柳條、麥苗這幾個典型事物來以點帶面,寫活了滿井初春的氣息。此外,作者灑脫而悠然的情感,使字裡行間滲透著一種清新恬靜的田園節奏。而簡練的白描和貼切的比喻,更為行文增添了不少詩情畫意。

〈湖心亭看雪〉

本文記敘作者在大雪之日乘舟前往西湖湖心亭看雪的一次經歷,表現了深摯的隱逸之思,寄寓了幽深的眷戀和感傷的情懷。文中先言大雪紛飛,人鳥聲俱絕的景象。次言獨往湖心亭看雪,所見湖中雪景的朦朧之美。再言及與湖心亭上的人不期而遇的驚喜。末以舟子之言「相公癡」,反襯自己清高與孤傲的情懷。

首段先點明時間與地點,以「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明雪之大,一個「絕」字已傳達出冰天雪地,萬籟無聲的森然寒意。作者雖未具體描寫雪景,卻巧妙地運用聽覺的角度和心理的感受來寫驟雪之景況,為下文有人冒寒看雪作映照。

次段重點寫湖中雪景。作者於夜深人靜「獨往湖心亭看雪」,一個「獨」字足以顯現作者不畏嚴寒的雅興和超凡脫俗的氣質。正是這種人格特質,才能寫出「霧淞沆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的湖中雪景。「霧淞沆碭」寫湖中大雪的整體形象,其下寫霧寫雲寫山寫水,疊用三個「與」字,不僅不嫌累贅,且一氣呵成。 一個「一」字寫出了天空、雲層、湖水之間寒霧迷茫的景象。再轉以特寫鏡頭寫出「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的生動形象。由於小舟的徐徐前進,產生「一痕」、「一點」、「一芥」、「兩三粒」的視線移動與景物變化,傳達出天高水遠的廣闊境界及萬籟俱寂的氣氛,並展現夢幻、朦矓的美感。

第三段寫湖心亭上的人,一句「湖中焉得更有此人」,道出有人已先到湖心亭上飲酒,雙方不期而遇的驚喜實不難想見。亭中人因意外驚喜才「拉余同飲」,作者也「強飲三大白」。一個「強」字,傳達出作者興致之高,真有覓得知音的喜悅。此段末句作者之「問其姓氏」,亭中人卻答非所問的回以「是金陵人,客此」,雙方在意外相逢的歡娛過後,客居他鄉遊子將各奔西東,相會或許無期。當下作者知己難得又怕失去的惆悵與失意之情,不言可喻。

末段舟子的「莫說相公癡,更有癡似相公者」,以其為「癡」,正是性情中人。一個「癡」字,顯現作者清高與孤傲的情懷。結尾雖短,文情卻搖曳生姿,有餘味無盡之感。

這篇遊記小品最大的特點是文筆簡練,全文雖不足二百字,卻有人物,有對話,融敘事、寫景、抒情於一爐。淡淡寫來,情韻深長,令人驚歎。尤其作者對量詞的錘煉功夫,更是令人拍案叫絕。此外,作者更善用對比手法,大與小、冷與熱、孤獨與知己,對比鮮明,將其幽遠脫俗的情懷發揮得淋漓盡致。


 

設計 By Fiddl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