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年樂學園地

image

春天的花蕊 路寒袖

雖然春天定定 會落雨 毋過 有汝甲阮來照顧 毋論天外烏 ,雨會落外粗 總等有天星來照路
Read more →
image

月光廢墟 羅任玲

被海遺忘的一個字 暈黃地 懸在時間之上 其上是更為暈黃的 一個月亮 被寂靜追的 我的童年
Read more →
image

一棵開花的樹 席慕蓉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Read more →
image

流浪者 白萩

望著遠方的雲的一株絲杉 望著雲的一株絲杉
Read more →
image

也許 聞一多

也許你真是哭得太累,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
Read more →
image

偶然 徐志摩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Read more →
image

日曆 白家華

原只為輕輕一撕 像撕掉每個死去的昨日 撕掉今天 不料卻引來一場面對歲月的尷尬  無言的日曆 有時竟是明澈的
Read more →
image

錯誤 鄭愁予

我打從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Read more →
image

 白荻

我們仍然活著。仍然要飛行 在無邊際的天空 地平線長久在遠處退縮地引逗著我們 活著。不斷地追逐 感覺它已接近而抬眼還是那麼遠離
Read more →
image

噴泉詩簡──詩致楊喚 王浩翔

之一 讓風銹了一整個秋季的鈴子 還叮噹地響著絲毫沒有一點倦意 那就別去理會寒冬的到來 只管向窗前的曙色望去。就這樣望著也好
Read more →
image

南國哀歌 賴和

所有的戰士已都死去,只殘存些婦女小兒,這天大的奇變,誰敢說是起於一時?人們所最珍重莫如生命,未嘗有人敢自看輕,這一舉會使種族滅亡,在他們當然早就看明,但終於覺悟地走向滅亡,這原因就不容妄測。
Read more →
image

女工悲曲 楊華

星稀稀,風絲絲,淒綪的月光照著伊,搔搔面,拭開目睭,疑是天光時。天光時,正是上工時,莫遲疑,趕緊穿寒衣。走!走!走!趕到紡織工場去,鐵門鎖緊緊,不得入去,纔知受了月光欺。
Read more →
image

吃頭路 向陽

吃人的頭路真艱苦 透早起來得出門 搧冷風,等公車 搖頭踩腳看手錶 苦苦等,苦苦看 公車擠到人已經昏倒一大半
Read more →
image

〈台灣鄉鎮小孩〉— 為生活在台灣土地上的孩童而寫 蘇紹連

小孩穿著西裝樣式的紅色制服 在校園的樹林裏疾走。地上的落葉 仰望著樹梢,曾棲息過的地方 又冒出嫩綠的新葉,是他的弟弟。
Read more →
image

向千仞揮手  向陽

向千仞山,我們揮手 揮別分貝與落塵糾葛的城市 上山、上路、上雲霧深處 且許高山聳崖俯視 放縱流水淙淙的溪谷
Read more →
image

教改十四行 方群

以下每行各有一個錯字,煩請挑出錯字,並將正確的答案寫在括弧內。
Read more →
image

小耘週歲  施善繼

小耘,今天是妳週歲,妳這小調皮鬼,去年,比預產日,還慢一個星期才到我們家。記得那天,天剛剛亮,下豆漿店的鐵捲門,
Read more →
image

清明 林煥彰

如果下雨,應該是三月;如果是細細地,那應該在清明時節。而路,路則應該泥濘,讓我們一步一個腳印,一駐足一朵沉思
Read more →
image

 吳晟

自從城市的路,沿著電線桿  ──城市派出來的刺探 一條一條伸進吾鄉 漫無顧忌的袒露豪華 吾鄉的路,逐漸有了光采
Read more →
image

我聽見 李敏勇

我聽見
遙遠的呼喊
也許
從監獄的刑場
或來自醫院的產房
Read more →
image

 杜十三

孩子
我們生命中的色彩
是注定要從黑色的地層下面 挖出來的
Read more →
image

歌與哭 蘇紹連

生時不須歌;我的小小的腳掌是
野雁的影子掠過我生存的土地
它沒有留下任何腳印
Read more →
image

潑墨山水 方文山

篆刻的城 落款在 梅雨時節
青石城外 一路泥濘的山水 一筆凌空揮毫的淚
妳是我潑墨畫中 留白的離別
捲軸上 始終畫不出的 那個 誰
Read more →
image

台灣竹枝詞二首 梁啟超

本文所選的第一首前二句直賦其事,以女子口吻說她在相思樹下,既思郎又恨郎。第二首藉由女子對丈夫的思念,描述由於生活環境的逼迫,無法與丈夫相聚在一起,遍嚐兩地相思之苦,虔誠向媽祖祈求,希望來世不要再蒙受夫妻離別之苦。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