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年樂學園地

image

石頭 蔣勳

洪荒形成的時候,最早找到形狀的大概是石頭罷。
我們不太會記得石頭也有熔點,在極高溫下也會融化成液體。
一團噴薄的熔岩,赤紅、高熱。它竟不是我們日常理解的石頭的樣子。它在火光中燃燒,高度的熱,使石頭內在的分子解體。分子激燙相撞,巨大的岩塊噴薄分離成葷雲般的火焰。那是最初的石頭。
Read more →
image

愛的無字天書 小野

認識她五個月後正好是年底,於是買了一本當時頗流行的無字天書(The Nothing Book),厚達三、四百頁,為了用「苦肉計」感動她,於是在每一頁都畫一點?圖,或寫上一些句子,給她當日記本來用。
Read more →
image

鼠的傳人 顏崑陽

這些年來,許多人、許多事,總讓我不由得想起老鼠,這膽小卻又貪婪的東西!
我們可以試著為牠打扮一下:那雙賊溜溜的小眼睛,最好戴上金框眼鏡,或許會顯得斯文些。兩顆專用來偷吃東西的大門牙,嗯,戴上口罩最好。至於那身毛皮呀,應該穿上一套剪裁合度的西裝;不過,尾巴可得藏好。
Read more →
image

文學史上最灑脫的受難者 山門行草

倘若我們要選一個中文經典中最可敬愛的作者,我的一票──我相信還有很多人的,會投給東坡居士蘇軾。蘇東坡差不多是中國儒家和道家兩種入世出世境界的理想代表,還加上一點佛家的神秘主義;在非凡的天才、受苦的謫星,和紅塵跋涉的力行者之間,他恰恰成就了文學所能期望的一個稀有典型。
Read more →
image

開窗放入大江來 廖玉蕙

十五歲進入婚姻,十六歲初為人母,母親在大家庭裡,侍奉公婆、丈夫,教養九個子女,在刻苦、混亂,堪稱極其艱難的少婦生涯裡,端賴坐落街市角落一家租書店裡的言情小說排遣委屈與壓抑。尚未學會作個女人,已然成為人母,年紀小,尚且來不及從娘家萃取足夠養分,母親所有的人際應對,悉數從哀感頑艷的中、外小說裡借鏡、取法,幾十年來,抓緊時間,在生活的隙縫裡閱讀,習染言情小說的誇飾、虛構手法,母親膨脹現實裡的小奸、小詐為深冤、大恨;放大生活中的小歡、小樂為巨喜、狂歡,八十餘歲了,仍然黑白篤定、愛憎分明,全然沒得商量。文學的感染力,穿透時光,浸浸乎直探生命底層,為人生設色定調,而母親自已當然是渾然不覺的。
Read more →
image

聽聽那冷雨 余光中

驚蟄一過,春寒加劇。先是料料峭峭,繼而雨季開始,時而淋淋漓漓,時而淅淅瀝瀝,天潮潮地濕濕,即連在夢裡,也似乎把傘撐著。而就憑一把傘,躲過一陣瀟瀟的冷雨,也躲不過整個雨季。連思想也都是潮潤潤的。每天回家,曲折穿過金門街到廈門街迷宮式的長巷短巷,雨裡風裡,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這樣子的台北淒淒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個中國整部中國的歷史無非是一張黑白片子,片頭到片尾,一直是這樣下著雨的。這種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從安東尼奧尼那裡來的。不過那一塊土地是久違了,二十五年,四分之一的世紀,即使有雨,也隔著千山萬山,千傘萬傘。二十五年,一切都斷了,只有氣候,只有氣象報告還牽連在一起。大寒流從那塊土地上瀰天捲來,這種酷冷吾與古大陸分擔。不能撲進她懷裡,被她的裾邊掃一掃吧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
Read more →
image

紅頭繩兒 王鼎鈞

一切要從那口古鐘說起。
鐘是大廟的鎮廟之寶,鏽得黑裡透紅,纏著盤旋轉折的紋路,經常發出蒼然悠遠的聲音,穿過廟外的千株槐,拂著林外的萬畝麥,薰陶赤足露背的農夫,勸他們成為香客。
鐘聲何時響,大殿神像的眼睛何時會亮起來,炯炯的射出去;鐘聲響到那裡,光就射到那裡,使鬼魅隱形,精靈遁走。半夜子時,和尚起來敲鐘,保護原野間辛苦奔波的夜行人不受邪祟
Read more →
image

做田 鍾理和

鍾理和人生的晚期,回到了美濃的鄉間,與農民生活在一起,並常常下田勞作,親身體驗了農民貧困的生活與耕作的艱辛。〈做田〉即取材於農村生活。它既寫出了農民勞動的辛勞,也揭示了農民堅?的生命力,寫出了勞動耕耘的歡欣
Read more →
image

墾圃記 楊逵

楊逵一生坎坷,但他意志堅強,從不向命運低頭,他的文集名為「壓不扁的玫瑰花」,正是他一生實踐的寫照。一九四九年被捕入獄,在綠島囚禁十二年,出獄後,身無長物,向親友借貸五千元,將台中市近郊的一塊荒地買下,開墾闢建為花園,名為「東海農場」。〈墾圃記〉記述了開墾農場的經過,表達了一種專志改造環境的堅強的意志
Read more →
image

碩女當道 陸蓉之

廣集天下彥秀的長安,多少麗人僕僕香塵於途中。
見多識廣的長安城裡,要想當唐代的美女,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競艷者人人必備非凡的條件,絕對不是鬆軟癡肥的泛泛之輩可以呼風喚雨的年代。
Read more →
image

耕讀之樂 張子良

可見棄官歸田並不是陶淵明思想境界的終極,而是他另一人生高境的起點
Read more →
image

野獸派丈母娘 莊裕安

我的丈母娘是個不折不扣的野獸派,舉凡炒菜和作畫。
比如說,禮拜天早上十點鐘,靈機一動,來吃飯,我們就乖乖去報到。丈母娘請家常客,再天經地義也不過了,麻煩的是前一天晚上,她還抱怨五十肩。我們擔心的是她要上菜市場,提沉重的菜籃,怕她的體力吃不消。但她往往像個垂簾的太后,來,由不得你置喙餘地。
Read more →
image

春秋麻黃 阿盛

本篇作品是作者阿盛80年代的力作。文章中的諺語、典故、偏方、習俗,裝進滿滿的人情世故和鄉土生活的寫照。透過人情練達的關照和省思,將木麻黃的樣貌、生長,以及有關的故事,反映殖民統治的暴虐、人民生活的不堪,以及村民生活的智慧。
Read more →
image

從武媚娘到聖神皇帝 史石

中國歷史上的帝王約計三百餘人,卻只有一個是女性,這就是武則天(624–705)。她在位時間很長,李唐王朝共歷時290年,她一個人執政就近半個世紀。這樣,講到李唐王朝的歷史,就不能不重點地談談這位女皇帝。
Read more →
image

秋天的童話─天使的抉擇 紫藤

在一場為心智障礙兒童學校募款的餐會上,一位父親在台上真情流露的分享,讓在場所有與會者終身難忘。這位父親,先是稱讚並感謝學校及老師們的付出,接著,他提出了一個深藏心中已久的問題
Read more →
image

這是一封媽媽寫給女兒的信……陪妳一起找羅馬  廖玉蕙

那年,你十八歲,提起簡便的行李,毅然投奔住在洛杉磯的表姊,我的心情簡直忐忑到極點。你和表姊不過一面之緣,竟然敢迢迢奔赴,我和你爸爸都為你的勇氣感到驚異。然而,也確實沒法子了!聯考失利,前途茫茫,你說希望我們給你一個機會到外頭去闖闖看,我心裡雖然害怕,但眾裡尋它千百度,卻也找不出另一條路讓你走
Read more →
image

閱讀使你爬上巨人的肩膀 洪蘭

在人類史上,知識的累積從來沒有像過去一百年來這樣驚人,從一九六一到八一年,這二十年間所累積的知識可以說是過去二千年的總和,從一九八一年到現在,知識又幾乎增加了一倍。難怪大家說資訊爆炸,因為現代知識的增加已經超越一般人可以負荷的能力,是前人無法想像的
Read more →
image

四隨 林清玄

在通化街入夜以後,常常有一位乞者,從陰暗的街巷中冒出來。
乞者的雙腿齊根而斷,他用厚厚包著棉布的手掌走路。他雙手一撐,身子一頓就騰空而起,然後身體向一尺前的地方撲跌而去,用斷腿處點地,挫了一下,雙手再往前撐。
Read more →
image

彩虹衣與高跟鞋 利格拉樂.阿 女烏

那ㄧ年的冬天,家裡發現了ㄧ場突如其來的巨變,利格拉樂家族第三代中最小的女兒,在ㄧ場交通事故中喪生。
Read more →
image

文學與閱讀 余秋雨

遇見100%人生品味─在我們生命中,因為災難、因為種種原因,往往失去許多美好的東西,包括我們的青春能夠補償失去的遺,在我的經驗中只有兩種方式:履行與閱讀。甚至能加倍補償,旅行過的人,熱愛閱讀的才會知道。
Read more →
image

孔子欲往—永不熄滅的希望之火 三學

華夏中原行不通,在九夷邊疆,海外異國,只要有一線行道的希望,就是乘坐一葉小舟,孔子他老人家也要欲往。
Read more →
image

仁者無敵 三學

前幾年走了一趟神州之旅,旅程的第一站是到山東曲阜參禮孔廟,再上北京參觀紫禁城。前者是中國文化的核心,後者則是中國政權的樞杻。孔廟兩千多年來一直奉祀孔子,而紫禁城早已改朝換姓好幾回了。兩個地方,彷彿兩個世界。
Read more →
image

多讀與精讀 天野貞祐

讀書是日常習見的事,但稍想一想,即可發現它後面深厚的背景。比如說:它是以語言、文字為媒介使人互相了解的事;何況,要去了解遙遠底空間的、遙遠底時間的(即外國的、古代的)人們所寫的書,光是這一些,即要你想那人類底深厚的背景、那橫臥在官能世界深處底理解世界(對被感覺的世界”mundussensibilis”而言,即古人所謂被思考的世界” mundusintelligibilis“),就夠多了。
Read more →
image

河川證據 簡媜

想像你在高空之中隨氣流翻轉,時而如一片嫩葉迎向驕陽及不可計數的星宿,時而翻身瀏覽陸地與海洋。想像你路過東經一二0度、北緯二十三度附近時忽然心旌搖晃,遂撥雲俯瞰,瞧見在陸塊與大洋激戰處有一座島如一隻綠眼睛,拱起的中央山脈使她看起來只睜三分眼,無限淒迷卻也流露悲愍,那是菩薩的眼,那是台灣。
Read more →
image

前瞻台灣 殷允芃

二0二0年,台灣會是怎麼樣?台灣會有什麼樣的面貌?在世界的版圖與位階上,台灣會在那裡?問政府官員、民意代表、企業領袖、學者專家,大多瞪目以對:「沒想過這個問題。」
Read more →
image

感情道義才是政治之本 曾昭旭

政治體制本身是個客觀性的結構,貫注其中的生命感情才是推動這結構的動力與方向,唯有貫注的生命感情是清明無私,其體制運作的方向才是正當且民有益的。ㄧ場幾乎耗盡所有資源的三合一選舉終於落幕了。
Read more →
image

當權力在手 龍應台

我是一個有筆的人。筆,是一種權力,它可以針砭時事,裁判是非,它可以混淆誘引,定奪毀譽。做為政務官的三年三個月三天期間,我封筆不作,停止評論。不是因為行程太忙,而是對權力另有思索。
Read more →
image

車票 李家同

我從小就怕過母親節,因為我生下不久,就被母親遺棄了。每到母親節,我就會感到不自然,因為母親節前後,電視節目全是歌頌母愛的歌,電台更是如此,即使做個餅乾廣告,也都是母親節的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