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動畫:李煜蘇軾
【以上由三民書局授權提供】

人間詞話 清•王國維

(西元1877∼1927)字靜安,號觀堂,清末浙江海寧人。自治經史、古文學、古器物,兼及文學史、文學批評,有極深創獲。任清華大學教授,憤世嫉俗,後投昆明湖自盡。著述甚多,合刊為海寧王忠公遺書,另有靜庵文集,輯其早年論哲理、評文藝之作。


詞以境界為最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詞
所以獨絕者在此。


有造境,有寫境,此理想與寫實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頗難分別
。因大詩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寫之境,亦必鄰於理想故
也。


有有我之境,有無我之境。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1)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2)
有我之境也。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3)
〔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4)
無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無我
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古人為詞,寫有
我之境者為多,然未始不能寫無我之境,此在豪傑之士能自樹立
耳。

(1)馮延巳〔鵲踏枝〕: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2)秦觀〔踏沙行〕: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3)陶潛〔飲酒詩〕第五首: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4)元好問〔穎亭留別〕:
故人重分攜,臨流駐歸駕。乾坤展清眺,萬景若相借。
北風三日雪,太素秉元化。九山郁崢嶸,了不受陵跨。
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懷歸人自急,物態本閑暇。
壺觴負吟嘯,塵土足悲吒。回首亭中人,平林淡如畫。


無我之境,人惟於靜中得之。有我之境,於由動之靜時得之。故
一優美,一宏壯也。


自然中之物,互相限制。然其寫之於文學及美術中也,必遺其關
係,限制之處。故雖寫實家,亦理想家也。又雖如何虛構之境,
其材料必求之於自然,而其構造,亦必從自然之法則。故雖理想
家,亦寫實家也。


境非獨謂景物也。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寫真景物
,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


〔紅杏枝頭春意鬧〕(1),著一〔鬧〕字,而境界全出。
〔雲破月來花弄影〕(2),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1)宋祁〔玉樓春 春景〕:
東城漸覺風光好,轂皺波紋迎客棹。
綠揚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
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2)張先〔天仙子〕(時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會):
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
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
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優劣。
〔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1)
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2)。
〔寶簾閑掛小銀鉤〕(3)
何遽不若〔霧失樓台,月迷津渡〕(4)也。
(1)杜甫〔水檻遣心二首〕之一:
去郭軒楹敞,無村眺望賒。澄江平少岸,幽樹晚多花。
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城中十萬戶,此地兩三家。
(2)杜甫〔後出塞五首〕之一:
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
平沙列萬幕,部伍各見招。中天懸明月,令嚴夜寂寥。
悲笳數聲動,壯士慘不驕。借問大將誰,恐是霍嫖姚。
(3)秦觀〔浣溪沙〕: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掛小銀鉤。
(4)秦觀〔踏沙行〕見三注。


嚴滄浪〔詩話〕謂:盛唐諸人,唯在興趣。羚羊掛角,無跡可求
。故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
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余謂:北宋以前之詞,
亦復如是。然滄浪所謂興趣,阮亭所謂神韻,猶不過道其面目,
不若鄙人拈出“境界”二字,為探其本也。


太白純以氣象勝。〔西風殘照,漢家陵闕。〕(1)寥寥八字,
遂關千古登臨之口。後世唯范文正之漁家傲(2),夏英公之喜
遷鶯(3),差足繼武,然氣象已不逮矣。
(1)李白〔憶秦娥〕: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遊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2)范仲淹〔漁家傲 秋思〕: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
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
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3)夏竦〔喜遷鶯令〕:
霞散綺,月垂鉤。簾捲未央樓。夜涼銀漢截天流,宮闕鎖清秋。
瑤台樹,金莖露。鳳髓香盤煙霧。三千珠翠擁宸遊,水殿按涼州。

十一
張皋文謂:〔飛卿之詞,深美閎約〕(1)。余謂:此四字唯馮
正中足以當之。劉融齊謂:〔飛卿精妙絕人〕。(2)差近之耳。
(1)張惠言〔詞選序〕:〔唐之詞人,溫庭筠最高,其言深美
閎約。〕
(2)劉熙載〔藝概〕卷四〔詞曲概〕:〔溫飛卿詞精妙絕人,
然類不出乎綺怨。〕

十二
〔畫屏金鷓鴣〕(1),飛卿語也,其詞品似之。
〔弦上黃鶯語〕(2),端己語也,其詞品亦似之。
正中詞品,若欲於其詞句中求之,則〔和淚試嚴妝〕(3),殆
近之歟?
(1) 溫庭筠〔更漏子〕: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透簾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
(2)韋莊〔菩薩蠻〕:
紅樓別夜堪惆悵,香燈半卷流蘇帳。殘月出門時,美人和淚辭。
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勸我早歸家,綠窗人似花。
(3)馮延巳〔菩薩蠻〕:
嬌鬟堆枕釵橫鳳,溶溶春水楊花夢。紅燭淚欄杆,翠屏煙浪寒。
錦壺催畫箭,玉佩天涯遠。和淚試嚴妝,落梅飛曉霜。

十三
南唐中主詞:〔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閑。〕(1)大
有眾芳蕪穢,美人遲暮之感。乃古今獨賞其〔細雨夢回雞塞遠,
小樓吹徹玉笙寒。〕故知解人正不易得。
(1)李璟〔浣溪沙〕:
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碧波間。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多少淚珠何限恨,倚欄杆。

十四
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李重光之詞,神秀
也。

十五
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
詞。周介存置諸溫韋之下(1),可為顛倒黑白矣。〔自是人生
長恨水長東〕(2)、〔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3)
〔金荃〕〔浣花〕,能有此氣象耶?
(1)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
〔毛嬙,西施,天下美婦人也。嚴妝佳,淡妝亦佳,粗服亂頭,
不掩國色。飛卿,嚴妝也。端己,淡妝也。後主則粗服亂頭矣。〕
(2)後主〔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3)後主【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
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十六
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
,是後主為人君所短處,亦即為詞人所長處。

十七
客觀之詩人,不可不多閱世。閱世愈深,則材料愈豐富,愈變化
,〔水滸傳〕、〔紅樓夢〕之作者是也。主觀之詩人,不必多閱
世。閱世愈淺,則性情愈真,李後主是也。

十八
尼采謂:〔一切文學,余愛以血書者。〕後主之詞,真所謂以血
書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詞(1)亦略似之。然道君不過
自道生世之戚,後主則儼有釋迦基督擔荷人類罪惡之意,其大小
固不同矣。
(1)宋徽宗〔燕山亭 北行見杏花〕:
裁翦冰綃,輕疊數重,淡著燕脂勻注。
新樣靚妝,艷溢香融,羞殺蕊珠宮女。
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愁苦。閑院落淒涼,幾番春暮。
憑寄離恨重重,這雙燕何曾,會人言語。
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
怎不思量?除夢裡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新來不做。

十九
馮正中詞雖不失五代風格,而堂廡特大,開北宋一代風氣。與中
後二主詞皆在〔花間〕範圍之外,宜〔花間集〕中不登其只字也
(1)龍沐勛〔唐宋名家詞選〕:
案〔花間集〕多西蜀詞人,不採二主及正中詞,當由道里隔絕,
又年歲不相及有以致然。非因流派不同,遂爾遺置也。王說非是。

二十
正中詞除〔鵲踏枝〕〔菩薩蠻〕十數闋最暄赫外,如〔醉花間〕
之〔高樹鵲銜巢,斜月明寒草。〕(1)余謂韋蘇州之〔流螢渡
高閣。〕(2)、孟襄陽之〔疏雨滴梧桐〕(3)不能過也。
(1)馮延巳〔醉花間〕:
晴雪小園春未到。池邊梅自早。高樹鵲銜巢,斜月明寒草。
山川風景好。自古金陵道。少年看卻老。
相逢莫厭醉金杯,別離多,歡會少。
(2)韋應物〔寺居獨夜寄崔主簿〕:
幽人寂無寐,木葉紛紛落。寒雨暗深更,流螢渡高閣。
坐使青燈曉,還傷夏衣薄。寧知歲方晏,離居更蕭索。
(3)〔全唐詩〕卷六:孟浩然句,〔微雲淡河漢,疏雨滴梧桐
。〕唐王士源〔孟浩然集〕序云:浩然嘗閑遊秘省,秋月新霽,
諸英華賦詩作會。浩然句云〔微雲淡河漢,疏雨滴梧桐。〕舉座
嗟其清絕,咸擱筆不復為繼。

設計 By Fiddl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