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top1
m3主要選單
m3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
m3搜尋

進階搜尋
obj_menu_bottom
:::
 多結局式小說創作比賽實施要點

一、為激勵學生寫作之風氣,增進學生創作能力,提升校園的文藝氣息,特訂定「正修科技大學多結局式小說創作比賽實施要點」。
二、主辦單位:通識教育中心文史科。
三、參加對象:日間部大一學生(含曾修習日間部大一國文課程者)。
四、主 題:多結局式小說創作區所公布之指定主題。
五、參選方式:依規定上網登錄書寫。
六、徵稿期限:由網站公布日期。
七、評審方式:外聘委員評定。
******請在左上方按[學生登入]登入的帳號密碼皆為學號******


正在流覽:   1 名訪客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母親是自殺死的。

 閉上眼,她尚未褪色的憂鬱容顏仍會在我腦海中浮現。

 不知去向的父親、愛講閒話的親戚、不懂體諒的孩子,三者疊加起來可以輕易地壓垮一個患有憂鬱症的脆弱母親。

 那個不懂體諒的孩子,是我。我被愛講閒話的親戚養大,現已搬出親戚居住的台北,到高雄讀大學。父親仍舊不知去向,據我所知,他從來沒有到母親的墓前上過香。但我對他並無厭惡,倒不如說有種共犯的同理心──我們同為殺死母親的兇手。

 抱持著扭曲的補償心態,這些年我持續做著世間所謂的善事,還不時到各種場合當志工。旁人難以體會的那種內心的空蕩,緊壓心頭的苦悶,還有永無止境的悔恨,只有在看見別人的笑容、聽見人們的感謝時,才能稍稍舒緩。

 然而,我偽善的行為,終於在那天受到了懲罰。

 仔細想想,發生那種事情,說是天罰也不為過吧。

 那天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一角,我看到一個老伯拿著一瓶瓶果汁向過往行人兜售。匆忙的腳步裡,似乎沒有停留的跡象。在一旁吆喝的攤販,努力的叫賣,陣陣的烤肉香氣,瀰漫著這停格的一刻。微風徐徐,路燈閃爍著夜空下孤寂的身影,我以為這只是一個沒有開始的結束。

 不得不說,那真是張猙獰的老臉。老伯穿著破舊,鬆弛的臉皮像沙皮狗般下垂,兩粒看不見眼白的小眼珠塞在肥厚的眼袋裡,一顆異常巨大的帶毛黑痣長在嘴邊。嘴裡呼嚕呼嚕地低語,要極靠近才聽得出他說的是「現榨柳橙汁,一瓶五十」。

 老伯的攤子只是一張並不特別大的帆布,鋪在地上,上頭擺著一台榨汁機,一箱柳橙,幾瓶用塑膠瓶裝著的柳橙汁。說真的,他的柳橙汁一點也不吸引人,顏色淡得疑似摻水過度的暗黃汁水上,浮著數量多得莫名的柳橙籽,簡直讓人懷疑他有沒有作為商人的誠意。而事實上,也真的沒有行人肯在他的攤子前駐足。

 「欸,走了啦。」同學猛地拍了下我的背,他順著我的目光看過去後皺了皺眉:「你該不會想買吧?看起來超難喝。」

 「真的,看起來超難喝。」我不知道我是在回應他,還是在對自己說。

 看到那老伯悽慘的模樣,我確實心生想去買一瓶的衝動──更精確的說法是,如果我對別人的需要袖手旁觀的話,罪惡感會使我痛苦不已。估計入夢後母親的臉龐又會浮現,無聲地譴責我吧。

 於是我邁開腳步,向老伯的攤子走去。此時身後的同學一定是一臉不解吧,畢竟關於我做這些事的理由,我從沒告訴過任何人。

 老伯見我走向攤子,坐在折疊凳上的瘦小身軀,竟猛地站了起來,我頓時有他的身形大了一倍的錯覺。

 「老闆,怎麼賣?」我問,繼續窺視老伯的反應。

 「五、五十……一瓶。」他沒牙的嘴一開一闔,含糊地吐出幾個字,深埋在厚重眼袋中的小眼閃著奇異的光芒。

 「五十喔……」我看了看細瘦的塑膠瓶,雖說是現榨果汁,但也有些太貴了。而他見我猶豫,嘴巴一張一閉,還急忙將枯瘦的雙手抬至臉邊,比出了「二」跟「五」。

 「半價賣我的意思嗎?」我問,他點頭如搗蒜。

 沒想到他竟不惜將價格砍半,如此絕望地想要賣出。我心裡一酸:「沒關係,我原價跟你買,請給我一瓶。」我將鈔票遞出。

 老伯將鈔票收下,胡亂塞進褲子口袋。忙拿起一瓶柳橙汁,姿勢誇張地做了一個「喝」的動作。我不禁莞爾,他的動作雖然相當醜怪,但也很有喜感。他想讓我在他面前喝,也許是想看看難得的客人的反應吧。

 我轉開柳橙汁的瓶蓋,咕嚕地灌了一口。說真的,不管用什麼標準來評斷,都說不上好喝。

 老伯見我喝了,竟突然全身顫抖,嘴裡咿咿呀呀地發出怪聲。我聽了很久才發現,那是笑聲──眼前這個形貌猥瑣的瘦小老頭,竟像是某種人類之外的生物般,笑了起來。

 我全身雞皮疙瘩暴起,頭皮發麻,背脊像是被濕滑的舌頭舔過,感覺自己做出了什麼難以挽回的事情。丟下了一句「謝謝」之後,逃命般的跑離攤子。

 「你還真的買啦。」同學一臉不以為然,但他見我臉色蒼白,皺著眉說:「你怎麼買個果汁像是跑了十圈操場?」

 「不知道。」我抹去額邊一把冷汗,感覺身旁的景物都在旋轉:「我不太舒服,先閃了。」我沒等他回應,掉頭就走。他噁心的笑聲在我耳邊不停迴盪,我不想再待在這裡任何一毫秒。


 艱難地睜開眼,糊成一片的天花板映入眼簾。

 我睡了那麼久嗎?眼屎竟然堆積到難以睜眼的地步。昨天逃命似地跑回家後,我的記憶就此斷訊。雖然人好好地躺在床上,但從身上散發的濃烈體臭,我知道自己昨天沒有洗澡。

 雖然全身痠痛疲累,腦袋昏昏沉沉,但也不能就這麼躺一整天。我欲將身子坐起,腰部卻難以施力,感覺全身的肌肉變成一塊鬆垮軟綿的肉團,完全坐不起來。靠雙手的力量才好不容易坐直身子,但竟然已微微喘氣。下意識看向隱隱作痛的雙手,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我的手掌顏色枯黃、滿布皺紋,指節處巨大無比,簡直是兩桿枯枝。

 此時我的雙眼對上窗戶上的倒影,嚇得愣住了──老伯那張猙獰的老臉,那顆噁心的帶毛黑痣,就這麼倒映在窗戶上。

 「這是……什麼鬼──

 我顧不得痠痛的雙手和腰部,忙要衝進浴室看個明白,卻發現雙腳像是綁著鉛塊般沉重,每抬起一步,就得喘兩口氣。就這麼連滾帶爬地進了濕滑的浴室,我馬上重重摔了一跤。幾近碎裂的劇痛在屁股上炸開,我不禁大聲哀號。

 好不容易撐著洗手台爬了起來,鏡子裡卻倒映著老伯的臉。我用乾枯的雙手摸了摸臉上的皺紋,做了幾個表情,確認鏡子裡映著的確實是我的臉後,我全身失去力量,坐倒在地,認知到了一個噩夢般的現實──
我變成老伯了。

 回過神來,我已經坐在床上一個小時,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不知為何,大腦無法順暢地運轉,感覺什麼事情都忘了,腦袋一片空白。

 我唯一記得的事情,就是昨天老伯賣我果汁的經過。為什麼只有這件事情如此清晰地烙印在我腦中?只因為那是我昏睡前最後發生的事情?我覺得沒那麼單純。

 仔細回想昨天買果汁的經過,其實老伯的舉動從頭到尾都疑點重重,可是我卻以「可能是因為難得有客人上門」這個原因帶過,實在過於輕忽。老伯不惜砍價也要把果汁賣出,可見讓他如此渴望賣出的原因,並非金錢。而且他還要我當著他的面喝下果汁,確保我不會買了不喝。而我又在喝下果汁後,睡了一覺就變成了老伯的模樣……

 將這些疑點組合起來,一個毫無現實感的答案從我腦海中跳出。

 「不會吧……」我喃喃自語,喑啞乾澀的嗓音讓我連自己的話都聽不懂。

 喝下果汁就會變成老伯這點已經可以確定,畢竟異狀就是從我喝下肚的那一刻開始。然而那個老伯──接下來是我的猜測──或許也是喝下果汁所以才變成那副模樣。這樣解釋的話,他陷害我的動機就浮現了──那就是能變回原樣。

 如果不朝這個方向解釋的話,我實在不能理解為何他會如此強烈渴望要賣出果汁。若是單純要陷害人,又如何解釋他那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激動態度?

 想到這邊,我得出一個結論──只要讓別人喝下果汁,就能變回原樣。
我動身前往昨天的攤販廣場。

 時已入冬,我揉著長滿粗繭的乾瘦手掌取暖。明明已經穿上自己衣櫃裡最厚重的羽絨衣了,還是難以抑制地冷得牙關打顫。方才從家裡到攤販廣場的路程,平時只要走十分鐘,用這副身體卻得花上一個小時。好不容易到達廣場,疲累感卻已經從身體深處滲入四肢,而且氣血上衝,呼吸紊亂,隨時都有中風的可能。

 我已經坐在那個破爛的果汁攤販前兩個多小時了,路過的行人對一個在寒風中賣果汁的老人看都不看,或低頭看著手機默默走過,或和一群朋友嘻笑怒罵、打打鬧鬧地走過。

 仔細想想,這才是社會的常態吧。

 但我明明是幫助人,為什麼得遭受這種待遇?

 「可惡……」一股怒氣從我牙齒零落的嘴邊漏出,一個路過的大嬸一臉嫌惡地快速走過。我不禁冷笑一聲,這種賣相極差的噁心果汁,由這種腐木一般、一腳已經踏入棺材的老人來賣,會賣得出去才奇怪。也難怪那個賣我果汁的「老伯」會激動成那樣,畢竟像我這種程度的偽善者,翻遍整個高雄大概也沒幾個吧。

 「那個……

 就在我低著頭自怨自哀之時,一個清脆柔和的女聲流入耳中。
我抬起頭,嚇得全身猛地顫了一下。

 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年輕婦人。但那略帶憂鬱的面容,略寬而白淨的額頭,微微噘起的薄唇,簡直就是--

 「媽……」我不禁喃道,一說出口馬上摀住了嘴。好在我嗓音沙啞,她好像沒聽出我在說什麼。

 「老闆,兩瓶怎麼賣?」婦人問,嗓音輕柔。

 此時我已經冷靜下來。其實她也沒有那麼像我媽,剛才應該只是錯覺。

 我真沒想到這麼快就有客人上門,看來這個城市偽善者還真不少。

 「兩瓶、算妳五十。」我努力從喉嚨擠出聲音,為了不讓她有猶豫的空間,直接砍價。

 「五十……」她喃道,拿起肥厚的布錢包翻了翻,看來是個有錢的婆娘。要是缺錢,也不會把錢花在這種果汁上,滿足自己的虛偽的良心吧。

 但是我的想法在下一秒鐘就被打破──她竟然從錢包裡翻出一大堆零錢給我,錢包瞬間乾扁消瘦、空空如也。

 我愣了愣,難道其實她很窮?但此時我不太想理會那些瑣事,接過她那一大把零錢,假裝數了數後就塞進口袋。接著我拿起兩瓶果汁給她,學那個賣我果汁的老伯,誇張地做了一個「喝」的動作。

 她見我做那動作,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會意似地點了點頭,轉開果汁瓶蓋。

 我用那雙嚴重老花的雙眼直盯著她,眼看她將瓶嘴就口,就要喝下之時──
 「媽!」一個男孩不知從何處衝了出來,攔腰一把抱住了婦人,衝擊的力道差點讓果汁灑出來,使她拿開了正要就口的果汁。

 「怎麼突然衝出來呢,很危險的。」婦人低著頭輕聲斥責,將一縷髮絲撥入耳後。

 「這是什麼果汁,看起來好難喝。」小男孩皺著眉,嘟起嘴,表情誇張地說。

 我看著那個男孩,像是看到過去的自己。

 而婦人「欸」了一聲,向男孩說:「怎麼這麼沒禮貌?快向爺爺道歉。」接著轉過頭來向我說:「對不起,這孩子的父親很早就走了,沒人管教。」然後跟著她兒子一起向我鞠躬道歉。

 我呆立在原地,不知為何,罪惡感似乎又恢復了機制。我突然想到,如果婦人變成我現在這副模樣,那這男孩該怎麼辦?像我一樣,被送去親戚家撫養嗎?但若沒有有能力負擔一個孩子的親戚呢?他會被送去哪裡?

 眼前的婦人突然和時時在我腦海中出現的母親的形象重疊──一瞬間,我的理智似乎斷了線。

 等我回過神來,婦人手上的兩瓶果汁已經被我抓在手中。我將所有果汁的瓶蓋轉開,倒入水溝。

 然後我逃走了。

 一幕幕都是慢動作,但我只是旁觀者。

 回頭一望,老花的雙眼卻再也看不清他們臉上的表情。
轉換PDF檔 列印

主題 發表者 最後發表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i36c 2016/03/14 09:3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18 19:34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18 21:1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紀宣] 2016/03/20 17:5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24 00:2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24 18:1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27 17:31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29 21:40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30 02:43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31 16:46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3/31 22:08
           40409302 2016/03/31 23:30
             接力中===>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2 03:3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3 00:58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3 16:14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7 00:14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17:3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3 16:3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4 18:3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6 19:4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6 22:04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6 22:0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6 23:5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8 20:02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08 22:2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0 01:0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0 18:2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0 20:3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0 23:2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0 23:3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0 23:4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0 23:45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00:1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00:1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01:5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02:1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02:5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16:2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16:31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20:53
       104-2 我以為完成 2016/04/11 22:4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1 23:2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00:0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09:3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17:1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18:4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18:4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0:0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0:22
       104-2 我以為 完成 2016/04/12 20:4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 完成 2016/04/12 20:4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0:4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1:16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1:18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1:1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1:2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1:55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1:57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2:03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2:09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2:09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3:1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2 22:0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09:5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13:3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17:12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17:3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17:4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17:4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18:10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20:0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20:2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21:19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21:2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21:4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3 23:3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01:3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09:13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09:13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09:1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11:1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15:4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20:3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20:44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20:5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21:5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22:0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22:1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4 22:18
         104-2 我以為 完成 2016/04/15 00:21
           104-2 我以為 完成 2016/04/15 00:2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5 01:38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完成 2016/04/15 23:2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 完成 2016/04/15 23:23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16:41
       104-2 我以為【完成】 2016/04/16 16:4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18:30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18:3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19:54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20:33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20:59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21:0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6 23:3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00:0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10:5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11:29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11:3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14:0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14:0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16:30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19:5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0:09
       完結===>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0:3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0:5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0:5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1:0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1:57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2:12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2:2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2:53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0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31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3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3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5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5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58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5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尤風] 2016/04/17 23:5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5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7 23:5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8 00:00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8 00:0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40103135 2016/04/18 00:01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8 00:24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8 18:52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04/18 21:23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 40522113張家瑀 2016/12/27 23:29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12/28 23:01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6/12/29 02:36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原作者|**] 2017/04/05 22:15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完成 40532207 王瑞鑠 2017/04/15 23:49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 完成 40532207 2017/04/16 00:24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04-2 我以為 完成 40532207 2017/04/16 01:33
         2017/04/16 00:29
         104-2 我以為... 最終完成 40532207 王瑞鑠 2017/04/16 02:09
           104-2 我以為... 最終完成(新) 40532207 王瑞鑠 2017/04/16 05:07





正修
i36c| *使用者登入*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