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top1
m3主要選單
m3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
m3搜尋

進階搜尋
obj_menu_bottom
:::
 多結局式小說創作比賽實施要點

一、為激勵學生寫作之風氣,增進學生創作能力,提升校園的文藝氣息,特訂定「正修科技大學多結局式小說創作比賽實施要點」。
二、主辦單位:通識教育中心文史科。
三、參加對象:日間部大一學生(含曾修習日間部大一國文課程者)。
四、主 題:多結局式小說創作區所公布之指定主題。
五、參選方式:依規定上網登錄書寫。
六、徵稿期限:由網站公布日期。
七、評審方式:外聘委員評定。
******請在左上方按[學生登入]登入的帳號密碼皆為學號******

   查看所有文章


« 1 2 3 (4) 5 6 7 ... 292 »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小學四年級的暑假,年僅十歲的我正是貪玩的年紀,家教老師坐在旁邊源源不絕的說著知識點,我的心思卻早已不知道飄到哪裡去。
「滴滴...滴」門口傳來智能鎖輸入密碼的聲音將我拉回了現實,我興奮的跳下椅子三步並作兩步的蹦向玄關,「爸爸爸爸!您回來啦!」,等待我的卻不是溫暖的懷抱,而是爸爸略帶責怪的語氣:「女孩子蹦蹦跳跳的像什麼樣,坐好。」說完朝家教老師點頭打了個招呼,便直徑走進書房,我看著書房的門被毫不猶豫地關上,說不委屈是假的,但又想到今天是這周第一次見到爸爸,心中的苦澀瞬間煙消雲散,又揚起一張笑臉。
送走了家教老師後,我跑去廚房纏著正在做飯的家政阿姨問:「阿姨,爸爸今天會在家裡吃飯嗎?」,阿姨只是點頭微微一笑,又繼續忙手中的事,我高興的跑回房間跳到床上把臉埋進枕頭裡,心裡想著這是過了多久之後的第一次和爸爸一起用餐。

到了晚飯時間,我早已落坐在椅子上等待爸爸,卻遲遲不見書房的門被打開,我等不及的想過去敲書房的門,卻又擔心打擾到爸爸工作,正當我站在門口躊躇的時候,門開了,當與爸爸四目相對的時候,我竟然一時說不出話,到是爸爸先開了口:「站在這裡做什麼,吃飯了」,說完也沒有等我回話,直接走向餐桌,我趕緊跟了上去。

爸爸吃飯時一向不怎麼說話,但是我會一直與爸爸分享今天又發生了什麼事,鄰居家新養了一隻小狗好可愛,最注重教養的爸爸難得只有在吃飯時由著我廢話連篇,我突然想起了什麼:「爸爸可不可以帶我去遊樂園玩呀?」我想起同學跟我說起爸媽帶他去遊樂園時有什麼好玩的,我當時羨慕的不行,但沒好意思說出口,只想著一定要讓爸爸帶自己去一回遊樂園。卻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好好學習,別總想茠情A我很忙。」

其實我一點也不意外,自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沒有過多關於爸爸媽媽的回憶,我知道爸爸工作很忙,有時一個月甚至見不到兩次面,所以只要能看見爸爸就很滿足了,一點也不敢奢求更多,我沒有見過我媽媽,只在爸爸的書桌上看見一個精緻相框裡擺著的合照,照片裡是爸爸跟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仔細一看眉眼間跟我有五分相像,這應該是媽媽吧?照片裡的兩人笑的很開心,我對爸爸的笑容的記憶僅此於這一張照片。我曾問過爸爸:「為什麼同學的媽媽都在身邊我沒有?」,爸爸沉默了很久才說:「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工作,要很久才會回來。」

再懂事一點後才發現,媽媽根本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工作,媽媽永遠不會回來了。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到了小學的畢業典禮,我看著同學們的家人都到了現場,我抱著一點點的期望不斷地望著門口,希望出現那個人的身影,然而事與願違,想見的人還是沒有見到,坐上來接我的車上,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我坐在車後座無聲的流眼淚,沒有人知道。
直至大學的畢業典禮,我依然一個人聽致詞,一個人上台領獎,一個人經歷全程,這次心裡沒有失望,因為沒有期望。

工作後我在外面租了房子,幾乎沒有回去過,我不想回到那個沒有溫度的房子。與爸爸的聯繫越來越少,他可能甚至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也是,他只顧著賺錢了,怎麼會想起還有我這麼個女兒。

接到爸爸的電話是在周五下班後的夜晚,久違的聽見爸爸的聲音讓我不知為何有點鼻酸,忍住緊張到顫抖的嗓音:「喂?」
「你...這明天有時間嗎?」
「啊?有啊,什麼事嗎?」我想了一下明天休假,確實沒什麼事
「要一起去遊樂園嗎?」
......

我早早起床,打扮了一下,很意外為什麼爸爸會突然找我去遊樂園,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他年紀也大了,都不是貪玩的年紀。到了爸爸的公司門口,他助理先認出我,讓我上車稍等,我點點頭坐進車裡,不免想著都要出去玩了還要先來公司,真是工作狂。
大約十分鐘,車門被打開了,我感覺我看見了一個認不到的人,爸爸臉上的皺紋多了許多,鬢角發白,跟我記憶中的爸爸差別好多,我一時說不出話,緩緩地叫了一聲:「爸...」
爸爸坐進車裡,看了我一眼:「嗯,最近過的怎麼樣?」
「嗯...挺好的」
我大略的告訴他工作的情況,他才放心。
好像變了許多,沒有了以前那種令人害怕的嚴肅了,反而變得有些和藹,嘴角還掛著上揚的弧度。
「談戀愛了嗎?」
「啊?嗯...有個男朋友,還挺穩定的,打算明年結婚」
「那挺好,有什麼困難一定要跟爸爸說」
「嗯...知道了」

到了遊樂園,我們買了兩張門票進去,我也沒了之前那種約束感,畢竟還是唯一的親人,我正打算著從哪玩起的時候突然想問:「為什麼突然找我來遊樂園啊?」
爸爸愣了一下:「我記得你小時候想來,以前沒時間,現在空閒了就想著陪你玩一下」
「......」
原來爸爸一直記得,他一直都有把我的話聽進去,或許...他本來就沒我想像中的那麼冷血。

「好啦,那我們先玩什麼?雲霄飛車!」我指著不遠處的雲霄飛車,伴隨著一長串尖叫聲,爸爸笑了一下無奈地說:「一把老骨頭了,禁不起刺激啊」

一天下來,我們玩了旋轉木馬、咖啡杯、碰碰車等孩子氣的遊樂設施,雖然沒有雲霄飛車那種刺激,但一點也不無趣,反倒是讓我找回了點童真的感覺。
最後我們去乘了摩天輪,爸爸看著外面逐漸升起的景色,突然冒出一句:「你媽媽也很喜歡遊樂園」
「啊?」他第一次主動提起媽媽,我很驚訝
「在你出生的前一天,你媽媽吵著要來遊樂園玩,我覺得危險,不同意,但還是禁不住她的苦苦求情,就逛一下,不玩,我還是帶她去了。但是不小心在化妝間滑了一跤,導致預產期提前,我當時非常害怕,跟著救護車到了醫院,過了一夜,你出生了,但你媽媽因為難產.........」
爸爸說著眼裡似乎泛著點淚光,他一定也很想媽媽吧,所以幾乎不提到關於媽媽的事,而我早已淚如泉涌。

爸爸有告訴了我很多關於媽媽的事,他們從大學相識相戀,畢業後步入婚姻的殿堂,最後這場婚姻以一個人提前離場做結束。
「你跟她長得很像,我每次看著你就會忍不住想到她...我開始用工作麻痺自己,為了給你,給我們唯一的孩子過最優質的生活」
所以爸爸為了不想起這些事才會那麼疏離我的嗎。
「那現在為什麼還要告訴我這些?」
「我怕我忘了」

爸爸那麼愛媽媽,怎麼可能會忘。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這個忘了是什麼意思。

......
我結婚了,婚禮辦的蠻豪華的,本來沒想那麼大費周章,但爸爸說女孩子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東西當然要隆重一點,居然還在市中心買了套房給我做嫁妝,頓時大家都知道這對新人有個疼女兒的爸爸。
結婚後我依然常常回去看爸爸,一起吃個飯,有時候老公也會陪我一起回來。
爸爸年紀越來越大了,經常忘東忘西,有時打電話問我什麼時候回去,「我不是昨天才回去過嗎?」
「噢噢對,我忘了」

直到後來我接到警局的電話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我趕到警局的時候看見爸爸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長椅上,警察上前來跟我解釋,「你爸爸大半夜的一個人在外面遊蕩,多危險啊,問他什麼也不知道」
我連忙跟警察道歉,把爸爸帶回家,我知道這是什麼症狀,我囑咐著爸爸不可以再跑出去了。
「幫我請一個看護吧」
他好像什麼都不知道,又好像什麼都知道。

半年後,爸爸又偷跑出去了,警察說他跑到遊樂園,回家後我問他:「為什麼一個人跑到遊樂園啊?」
「我妻子和我女兒還在等我去接她們呢…」

一年後,我帶著剛出生兩個月的女兒到醫院,爸爸躺在病床上,看見我來了高興的招手讓我過去,女兒小名笑笑,我希望她能天天開心,保持微笑。
「爸,我帶笑笑來看你」
「唉呦…快讓我看看」

兩年後,我蹲在病房門口泣不成聲,老公也不說話就讓我靠著他的肩膀,笑笑用肉嘟嘟的小手幫我擦眼淚,用還不標準的發音說著:「媽媽不要哭哭」
「笑笑...媽媽沒有爸爸了」我抱著女兒靠在老公肩上,好久都沒有緩過來。
......
「抱歉我來晚了,等很久了嗎?我們走吧」
同事終於是到了,我們準備一起去遊樂園,同事看我興致缺缺的樣子:「你不喜歡遊樂園嗎?」
遊樂園...
「喜歡啊」

-全文完-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我還記得在高中的時候,本來很喜歡一個人女生,結果我就跑去告白,被發了好人卡的時候,就再也對女生沒有興趣了,後來我喜歡上了一個男生,剛好我們互相喜歡,就交往了,但是因為我家人覺得會破壞風氣,就被強迫分手後,但還是一直忘不了他。
我站在旋轉木馬的前面,在發現了我還是很想很想他也忘不他,這是第一次我對一個同性的人這麼關心,我同事打來跟我我:「對不起,我臨時有事情就不過去了」。當時我的心情很不好心想你不是要我陪你透透氣,卻放我鴿子,結果我看著旋轉木馬的時候,我竟然看見了他,我最想念的人凱翔,當我走上前跟他問候時,發現他旁邊有一個女生,心想他應該交女朋友了吧,沒關係你幸福我就很開心了,最後我就離開了遊樂園。
那天晚上我都睡不著,一直聽歌聽著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聽的歌,聽著聽著我就哭了,我抱緊棉被,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我會不會沒辦法跟你在一起了,最後就哭到睡著了。隔天早上我帶著疲累的身體去上班了,進公司後遇到昨天約我去遊樂園的嘉明,他走過來說:「你怎麼了啊?心情不好喔?」我說:「沒事」
他笑笑的說:「你該不會因為我昨天沒去遊樂園,所以你心情不好吧?」我說:「你還敢說勒」他說:「好啦我中午請你吃外面的餐廳可以用了吧」我說「哦」。
中午到了他跑來我的位子說:「我剛預約好了,走吧」,就拉著我的手過去了,到了餐廳店員跟我介紹了菜單,我看著菜單心想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喜歡吃這間餐廳,幫我點餐的時候還知道我喜歡吃什麼,結果吃到一半發現他突然握住我的手,我看向他疑惑的說:「怎麼了」,他說:「認識你是我最開心最幸福的事情,其實我很喜歡你,你能不能也喜歡我」,我當下嚇到的看著他說:「你認真嗎?」,他從袋子拿出了我愛吃的那家要排很久的泡芙,我說:「這是?」他說:「我很抱歉昨天放你鴿子,想說昨天要給你的但不想讓你等太久,就沒有過去了」,原來他昨天為了買我愛吃的東西排了很久才沒有來。
但現在的我心情很複雜,我說:「對不起我可能沒辦法跟你在一起,我心裡已經有喜歡的人,我要等他」,他說:「沒關係,謝謝你坦承跟我說你說喜歡的人」那天之後聽說他已經離職了。過了幾年後我已經三十幾歲了,我爸媽說:「怎麼還不交一個女朋友呢?」我說:「我不喜歡女生,我只喜歡男生。」我爸媽說:「好吧,你高興就好」,我說服我爸媽同意,我現在想去找的就是凱翔,我現在心裡只有他一個,但心想他有女朋友。
隔天早上我去買早餐的時候,竟然遇到了凱翔,他很開心說:「早安啊」,我說:「你怎麼在這裡啊?」他說:「我突然想吃這裡的早餐就遇到你了」,就問他說:「你有女朋友了吧?」,他說:「我沒有啊,自從跟你交往後,就沒有交其他人了」我看著他說:「有一年的聖誕節,我在遊樂園看到你旁邊有一個女生啊」他說:「她喔?是我表姐啦,她約我那天去遊樂園玩」,原來是我誤會他了,他說:「當初不能因為你家人不同意而跟你分開的,其實我很後悔」我說:「那你還想跟我在一起嗎」,他很激動的說:「當然想啊」我說:「那我們重新在一起吧!」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接力中===>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我走著走著看到三年前我跟他第一次一起搭的摩天輪,當時我們在上面許願,希望可以在一起一輩子,但誰也沒想到他有一天突然消失了,電話聯絡不上,訊息也不回,於是我去找他的家人,他家人卻說他很久沒跟他聯絡,原本我想要藉由他家人來找他,但他家人卻說可能他在忙不方便吵到他,就叫我回家了,那陣子的我真的很難受,我想著沒有他我該怎麼辦。
我今天去遊樂園的摩天輪遇見了他,當我想要跟他打聲招呼時卻看到了他陪著另外一個女生,於是我停住了腳步,當時我同事在找我,突然叫我的名字:「原來你在這鈺婷」,於是我轉頭看向同事,他說:「你怎麼一個人站在那發呆呢?」我說:「沒有啦!你也遲到太久了吧!」他說:「就路上塞車啊」,於是我再看向摩天輪發現他們不見了,想說應該是自己看錯了。
我同事問我說:「你想要先去哪裡玩?」,我說:「我想去坐摩天輪」,我同事用疑問的眼神看著我:「第一個就要玩這麼無聊哦?」,我說:「不行嗎?」他很勉強的說:「可以啊!今天你生日,你來決定吧!」,於是當我們走向摩天輪的時候,我很驚訝的說:「怎麼會是他!」。
我同事嚇到說:「誰!」,於是我走向他的面前說:「好久不見!靖翔」,他看著我對我說:「請問你是誰?我們認識嗎?」我心想他是真的忘記我嗎?還是裝出來的?我說:」我當然認識你啊,我是你的女朋友啊!難道你忘記我了嗎?」,他說:「可是我又不認識你,你到底是誰啊?」,有一個女生拿了一隻棉花糖跟一桶爆米花走到他旁邊,她說:「我回來了,剛那裡好多人喔,排好久哦∼」,他說:「你最乖了,辛苦你了,親愛的」那個女生看著我們說:「你們認識嗎?」,他說:「對啊!剛好在這裡遇到的」那個女生說:「你們好啊!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坐摩天輪呢?」。我說:「不用了,我們打聲招呼就要逛別的地方了」於是我們從容的離開了。
我同事問我說:「你說你是他女朋友怎麼可能啊?他都有女朋友了」我無奈的說:「有可能他已經忘記我了,都過那麼久了,怎麼還會記得我」同事安慰我對我說:「沒事啦!走想去哪玩我陪你去」我說:「去吃點東西吧!」同意說:「走啊!要吃什麼我請你」。那天晚上我心想是我看錯了嗎?如果看錯了他會回頭看我呢?就這樣一直東翻西翻的,心想我一定要搞清楚真相到底是什麼。
隔天早上,我在上班的路上遇到我跟他之前的一個朋友舒晴,跟她打招呼完就跟她說昨天的事情,她說:「你竟然還有看到他,我都很久沒跟他聯絡了呢!」我問:「所以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嗎?」她說:「對啊!他突然消失那麼久你還在遊樂園裡的摩天輪看到他還真是巧啊!」我說:「但他不記得我了,說這麼多還有什麼意義呢」她安慰我說:「沒事啦!不要想那麼多,我快遲到了要趕快去上班了,先走了喔」我說:「路上小心」就獨自一個人去搭捷運了。
在等候捷運的時間就滑了滑手機,當捷運進站時就趕緊上車了,當我下捷運時,遇到了上次一起去遊樂園的同事,他很熱情的跟我說:「早安啊!鈺婷」,我說:「早安」,我們就一起進公司了,我走到我的位置上,吃早餐還有打等一下要開會的資料,公司臨時想要找男模特兒,因為之前的模特兒因為生病了,當時也不知道要找誰,只好去有很多模特兒的大公司裡面找。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

小學四年級的暑假,年僅十歲的我正是貪玩的年紀,家教老師坐在旁邊源源不絕的說著知識點,我的心思卻早已不知道飄到哪裡去。
「滴滴...滴」門口傳來智能鎖輸入密碼的聲音將我拉回了現實,我興奮的跳下椅子三步並作兩步的蹦向玄關,「爸爸爸爸!您回來啦!」,等待我的卻不是溫暖的懷抱,而是爸爸略帶責怪的語氣:「女孩子蹦蹦跳跳的像什麼樣,坐好。」說完朝家教老師點頭打了個招呼,便直徑走進書房,我看著書房的門被毫不猶豫地關上,說不委屈是假的,但又想到今天是這周第一次見到爸爸,心中的苦澀瞬間煙消雲散,又揚起一張笑臉。

送走了家教老師後,我跑去廚房纏著正在做飯的家政阿姨問:「阿姨,爸爸今天會在家裡吃飯嗎?」,阿姨只是點頭微微一笑,又繼續忙手中的事,我高興的跑回房間跳到床上把臉埋進枕頭裡,心裡想著這是過了多久之後的第一次和爸爸一起用餐。

到了晚飯時間,我早已落坐在椅子上等待爸爸,卻遲遲不見書房的門被打開,我等不及的想過去敲書房的門,卻又擔心打擾到爸爸工作,正當我站在門口躊躇的時候,門開了,當與爸爸四目相對的時候,我竟然一時說不出話,到是爸爸先開了口:「站在這裡做什麼,吃飯了」,說完也沒有等我回話,直接走向餐桌,我趕緊跟了上去。

爸爸吃飯時一向不怎麼說話,但是我會一直與爸爸分享今天又發生了什麼事,鄰居家新養了一隻小狗好可愛,最注重教養的爸爸難得只有在吃飯時由著我廢話連篇,我突然想起了什麼:「爸爸可不可以帶我去遊樂園玩呀?」我想起同學跟我說起爸媽帶他去遊樂園時有什麼好玩的,我當時羨慕的不行,但沒好意思說出口,只想著一定要讓爸爸帶自己去一回遊樂園。卻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好好學習,別總想茠情A我很忙。」
其實我一點也不意外,自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沒有過多關於爸爸媽媽的回憶,我知道爸爸工作很忙,有時一個月甚至見不到兩次面,所以只要能看見爸爸就很滿足了,一點也不敢奢求更多,我沒有見過我媽媽,只在爸爸的書桌上看見一個精緻相框裡擺著的合照,照片裡是爸爸跟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仔細一看眉眼間跟我有五分相像,這應該是媽媽吧?照片裡的兩人笑的很開心,我對爸爸的笑容的記憶僅此於這一張照片。我曾問過爸爸:「為什麼同學的媽媽都在身邊我沒有?」,爸爸沉默了很久才說:「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工作,要很久才會回來。」

再懂事一點後才發現,媽媽根本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工作,媽媽永遠不會回來了。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到了小學的畢業典禮,我看著同學們的家人都到了現場,我抱著一點點的期望不斷地望著門口,希望出現那個人的身影,然而事與願違,想見的人還是沒有見到,坐上來接我的車上,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我坐在車後座無聲的流眼淚,沒有人知道。
直至大學的畢業典禮,我依然一個人聽致詞,一個人上台領獎,一個人經歷全程,這次心裡沒有失望,因為沒有期望。

工作後我在外面租了房子,幾乎沒有回去過,我不想回到那個沒有溫度的房子。與爸爸的聯繫越來越少,他可能甚至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也是,他只顧著賺錢了,怎麼會想起還有我這麼個女兒。
接到爸爸的電話是在周五下班後的夜晚,久違的聽見爸爸的聲音讓我不知為何有點鼻酸,忍住緊張到顫抖的嗓音:「喂?」
「你...這明天有時間嗎?」
「啊?有啊,什麼事嗎?」我想了一下明天休假,確實沒什麼事
「要一起去遊樂園嗎?」
......

我早早起床,打扮了一下,很意外為什麼爸爸會突然找我去遊樂園,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他年紀也大了,都不是貪玩的年紀。到了爸爸的公司門口,他助理先認出我,讓我上車稍等,我點點頭坐進車裡,不免想著都要出去玩了還要先來公司,真是工作狂。
大約十分鐘,車門被打開了,我感覺我看見了一個認不到的人,爸爸臉上的皺紋多了許多,鬢角發白,跟我記憶中的爸爸差別好多,我一時說不出話,緩緩地叫了一聲:「爸...」
爸爸坐進車裡,看了我一眼:「嗯,最近過的怎麼樣?」
「嗯...挺好的」
我大略的告訴他工作的情況,他才放心。
好像變了許多,沒有了以前那種令人害怕的嚴肅了,反而變得有些和藹,嘴角還掛著上揚的弧度。
「談戀愛了嗎?」
「啊?嗯...有個男朋友,還挺穩定的,打算明年結婚」
「那挺好,有什麼困難一定要跟爸爸說」
「嗯...知道了」

到了遊樂園,我們買了兩張門票進去,我也沒了之前那種約束感,畢竟還是唯一的親人,我正打算著從哪玩起的時候突然想問:「為什麼突然找我來遊樂園啊?」
爸爸愣了一下:「我記得你小時候想來,以前沒時間,現在空閒了就想著陪你玩一下」

原來爸爸一直記得,他一直都有把我的話聽進去,或許...他本來就沒我想像中的那麼冷血。

「好啦,那我們先玩什麼?雲霄飛車!」我指著不遠處的雲霄飛車,伴隨著一長串尖叫聲,爸爸笑了一下無奈地說:「一把老骨頭了,禁不起刺激啊」

一天下來,我們玩了旋轉木馬、咖啡杯、碰碰車等孩子氣的遊樂設施,雖然沒有雲霄飛車那種刺激,但一點也不無趣,反倒是讓我找回了點童真的感覺。
最後我們去乘了摩天輪,爸爸看著外面逐漸升起的景色,突然冒出一句:「你媽媽也很喜歡遊樂園」

「啊?」他第一次主動提起媽媽,我很驚訝。
「在你出生的前一天,你媽媽吵著要來遊樂園玩,我覺得危險,不同意,但還是禁不住她的苦苦求情,就逛一下,不玩,我還是帶她去了。但是不小心在化妝間滑了一跤,導致預產期提前,我當時非常害怕,跟著救護車到了醫院,過了一夜,你出生了,但你媽媽因為難產.........」
爸爸說著眼裡似乎泛著點淚光,他一定也很想媽媽吧,所以幾乎不提到關於媽媽的事,而我早已淚如泉涌。

爸爸有告訴了我很多關於媽媽的事,他們從大學相識相戀,畢業後步入婚姻的殿堂,最後這場婚姻以一個人提前離場做結束。

「你跟她長得很像,我每次看著你就會忍不住想到她...我開始用工作麻痺自己,為了給你,給我們唯一的孩子過最優質的生活」

所以爸爸為了不想起這些事才會那麼疏離我的嗎。
「那現在為什麼還要告訴我這些?」
「我怕我忘了」

爸爸那麼愛媽媽,怎麼可能會忘。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這個忘了是什麼意思。

......

我結婚了,婚禮辦的蠻豪華的,本來沒想那麼大費周章,但爸爸說女孩子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東西當然要隆重一點,居然還在市中心買了套房給我做嫁妝,頓時大家都知道這對新人有個疼女兒的爸爸。
結婚後我依然常常回去看爸爸,一起吃個飯,有時候老公也會陪我一起回來。
爸爸年紀越來越大了,經常忘東忘西,有時打電話問我什麼時候回去,「我不是昨天才回去過嗎?」
「噢噢對,我忘了」

直到後來我接到警局的電話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我趕到警局的時候看見爸爸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長椅上,警察上前來跟我解釋,「你爸爸大半夜的一個人在外面遊蕩,多危險啊,問他什麼也不知道」
我連忙跟警察道歉,把爸爸帶回家,我知道這是什麼症狀,我囑咐著爸爸不可以再跑出去了。

「幫我請一個看護吧」

他好像什麼都不知道,又好像什麼都知道。

半年後,爸爸又偷跑出去了,警察說他跑到遊樂園,回家後我問他:「為什麼一個人跑到遊樂園啊?」

「我妻子和我女兒還在等我去接她們呢…」

一年後,我帶著剛出生兩個月的女兒到醫院,爸爸躺在病床上,看見我來了高興的招手讓我過去,女兒小名笑笑,我希望她能天天開心,保持微笑。
「爸,我帶笑笑來看你」
「唉呦…快讓我看看」

兩年後,我蹲在病房門口泣不成聲,老公也不說話就讓我靠著他的肩膀,笑笑用肉嘟嘟的小手幫我擦眼淚,用還不標準的發音說著:「媽媽不要哭哭」

「笑笑...媽媽沒有爸爸了」我抱著女兒靠在老公肩上,好久都沒有緩過來。
......

「抱歉我來晚了,等很久了嗎?我們走吧」
同事終於是到了,我們準備一起去遊樂園,同事看我興致缺缺的樣子:「你不喜歡遊樂園嗎?」

遊樂園...

「喜歡啊」


-全文完-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我回憶到過去發生事情的那天,多年前,我剛畢業不久,和一群朋友們在下著雪的爐灶旁,一群人在室內吃吃喝喝,玩著桌遊、聊著八卦,有說有笑,邊討論著未來的規劃和發展。喝著熱巧克力配餅乾,由於我們班大多數都是海外留學生,在今天這節日,大家聚在一起,吃著晚餐。大家聊著聊著,都有些睏意,原本能夠選擇安逸地度過平安的一夜,一切都如此美好,但是有人卻提議要去遊樂園。
  (回到現在)現在的遊樂園依然寒冷,聖誕節中的遊樂園呈現令人歡樂,開心的氣氛,且看似很…安全。但過去的那些年,無論電視、新聞、媒體都沒有報導過這件事,也沒有人相信我說之事,不過就是有這一事實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
  我又陷入當時的回憶中。當時有人提議去遊樂園,時間已是凌晨一點左右。大家雖有睏意,卻紛紛起哄,覺得或許來朋友們瘋一下,有個回憶也不錯。於是每個人迅速穿好衣物,紛紛往門口集合。大家都分別從各地區前來的,車子也是向家人借來的,大家借來的車總共有4台,所載人數分別是8、8、5、4人。一路上大家有說有笑,到了目的地的遊樂園門口,有4∼5人打算待在車裡顧車,等其他人輪流玩完後再進去轉轉難。這時時間已是清晨2點10分左右。共有20幾位同學分別去逛各自覺得有趣的設施,由於人數過多,又各自分了幾個小組才開始活動。當時還未如此現代化與科技化,大家都只有掀蓋式手機,且因為大家急著出門,只有幾個人帶了手機在身上。最後大家為了聯絡方便,將手機分別給了幾個隊伍的小組長帶在身上,並權當手電筒照明。每個小隊分別有4人左右,分別有:甲組(曉、菁、凱 、彥)、乙組:(倫、均 、任、齊)、丙組:(權 、峰、佑、瑤)、丁組:(翼、融、寶、宇)、戊組:(娟、文、豪、勳),而丁組在園外顧車(鶴、鳴、寧、天)。
  當大家分好隊後,各組組長交代各位「我們將集合時間訂在4點,等全員在門口集合後再一起離開」。交代完後,我們一群人往前出發,每個人都帶著緊張,夾雜著興奮的心情往前邁步。之後每個組紛紛往各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散去。當時遊樂園是關閉的,我們費盡心思才找到設備並打開電源,因此能玩各式設施。當我們「丙組」坐上高空覽車時,內心所想的,是正好可以俯看大家在玩些什麼?那些設施很有趣?好規劃等等要玩的順序。也正是如此,才是我這輩子遇到最後悔、難忘事件的開始。第一次,是在遊樂設施行進到一半時突然停下,且突然發出「碰、噠」的聲響,持續了幾聲後停下,此時纜車又恢復正常的行進。雖然內心有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受,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想在中途上車巡看一樣。當下雖然沒多想,但眼前出現的一幕,又讓我不知如何解釋。當我正在觀看「乙組」玩碰碰車時,「甲組」在排隊的成員,看似不只4人,而是有5、6人以上在排隊。當下我摘下眼鏡擦拭了一會,接著揉了揉眼睛,以為我眼花了。但當我看向旁邊的友人時,才驚覺他的臉色不正常,他臉色發青,疑似看到什麼一樣,嚇的魂飛魄散。看到此畫面,我又望向後方的幾位同伴時,赫然發現,纜車上並不只有我們幾個,怎麼會有一票人待在我們後座坐著,一瞬間,原本和樂融融的氛圍,瞬間降為零度。我們當中完全沒有人敢發出聲音,只能隨著纜車離終點慢慢靠近。在其間,我還看到其餘人都在玩著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有咖啡杯、選轉木馬、摩天輪等等,但奇怪的是,原本沒人的設施,卻也都出現沒看過的人影,在各個設施上與其他組員們一起遊玩。當下的我們,已經顧不上其他人,只想趕緊下去,離開這地方。這時看到組長的手錶,時間已是清晨3:20左右,當纜車一靠站,我們全員直接跳車,發了瘋似地跑向出口,其中經過各組成員時,想叫他們趕快走時,才發現無論是旋轉木馬、摩天輪、咖啡杯等設施,就連剛剛還在玩碰碰車的「甲、乙」組成員,全都消失不見了。現場只留下他們的衣著和組長的手機跟手錶。當下遊樂園設施全部跳電,瞬間整個樂園烏漆一片,我們組長這時慌亂的打開手機,想撥打電話,也有組員衝過去撿另兩組的設備。接著,一路上都是我們的喘氣聲與奔跑聲,在奮力跑回到樂園門口時,門竟被人給關上了,而停在外邊的車上卻沒有半個人影,我們幾人回頭一看,距離出口不到200公尺遠的「丁組」,他們明明在園外顧車的,但此時人卻出現在遊樂園內閒逛。我們幾人處於呆滯狀態,只能在原地喊道:「快跑、快離開哪裡、快過來」。這時組長用手機通知他們快回來,但在那一瞬間,嚇人的一幕出現了,出現了與我們長的一模一樣的一群人,他們身邊同時也站著「甲、乙、戊組」,在對著「丁組」呼喊著。這時我們才明白,原來我們進到一處不該進的地方,組長想也沒多想,把當時離門口最近的我舉了起來,周遭友人紛紛幫忙扶、推、送,將我拋出大門。當我順利翻離大門,回頭望時,只看到他們已被其他成員與陌生的身影們圍繞成一團,夾雜著他們的呼救聲和尖叫聲,還有一句句「快跑」。當下的我,已經嚇得不敢再回頭,奮力地在一路上一直跑、一直跑,只想要找人呼救。當初是以開車方式從城市開了一小段山路上山,所以我的下山時間比上山時間來得更長,我一路跑啊跑,帶著害怕的恐懼心,一路向下不停的奔跑著,眼淚也不停湧出。時間上只花了10到15分鐘的開車路程,我用全力衝刺,跑了將近半小時,感覺像是永遠離不開這座山一樣。
  當我終於跑到了山下,往附近有住戶的地方衝了過去,不停拍打著門,喊著「救命,有沒有人在呀、救命、求求你了、有沒有人在啊,我朋友有難了,快來幫幫我們」。附近住戶紛紛開門且圍觀,詢問發生什麼事。當街坊鄰居聽到此事,紛紛私下議論著,後來有好心人陪我上去,到了樂園門口時,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傻住了。明明昨晚還停在遊樂園大門口的車,全都消失了。明明昨天還看到遊樂器材上有同學的衣物,但一切有關於昨日的相關設備,全都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有人來過一樣。後面我陸續報警、調監控器,但是監控器有沒畫面的、有訊號亂碼的,就是沒有同學和自己的身影。我之後下了山回到村莊,有個年邁的老奶奶向我靠近,小聲和我說道:「你...是不是..有家人朋友不見了啊?」聽到這事的我,回頭望向奶奶:「不見?奶奶你在說什麼呢,我的朋友們和我昨晚都待在裡面啊?為什麼人都不見了呢?怎麼我能回來,其他人就都不見了呢?」後來奶奶安撫我後,也和警察人員說明後,我做完筆錄,警察人員也貌似習以為常般地離開了。剩下愣住的我,望向樂園,這時奶奶將我帶到她房裡,向我說明了關於樂園的另一面。我才了解,奶奶在年輕時和自己的姐妹們及各自的男友一起在半夜去過遊樂園,當他玩設施玩到一半,所有設施都停下,且感受到有人與他們一起參與了遊樂設施,當時的奶奶感受到不對勁,於是拉著自己的男友和其他人分道揚鑣,兩人先回到了住處。但當時奶奶的男友不放心其餘的朋友,怕他們會在山區迷路出事,所以一人騎著車又回到了樂園,奶奶說當時他看了看鐘擺,時間是3:10左右。隔天早上,奶奶她始終等不到自己的男友與其他友人回來,於是只好自己去上學,當他到了學校後,看到教室座位疑似有變動過,不過當下她也就沒太在意。過了一個上午,下課時她詢問了班長,她的朋友人呢?都請了假嗎?這時班長卻回答她最不敢相信的話,班長說:「你說誰?你說誰跟誰呀?我不認識他們呀?是你朋友嗎、我沒見過呀?」這時奶奶又去詢問其他同學、其他班級、其他學校等,在問完所有認識的人後,所有人都宣稱「沒見過、不認識」。後來奶奶也和我一樣找了警察、調帶子,結果都是一樣的。最後的結論都是:「沒人認識他們,沒人見過他們」,就好像他們從沒存在過一般。後來就剩下奶奶她一人記得其餘的人了,因為沒證據能證明他們存在過世上。
  當我聽完後,我急忙借了手機,打電話問班上老師我同學的資訊,老師卻回說:「同學?你在說什麼呢?你怎麼會有我電話,你說的那個班級,早在幾年前就沒了呀?你是找錯老師了吧?」電話隨即被掛斷了。我內心充滿疑惑,在我回家前,奶奶抓住我,對我說:「孩子你要撐住,這是件不容易的事,最好將此事寫下來,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的。」說完奶奶就放手讓我離開了。當我回到家後,急忙跑去翻了翻畢業記念冊,想暸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的朋友為何就這樣消失了?在我翻到熟悉的頁數時,眼淚卻啪啦啪啦地流了下來,心裡很難過的想著:「為什麼,為何大家都不見了呢?曾經的團體照呢,怎麼什麼都不見了?」而取而代之的,是在那年級的我,被排到了隔壁班,原本屬於我和大家的那一頁與班級,就像是被撕掉、毀掉一般,不復存在了。當我還在難過之際,頭開始有點暈眩,腦子裡像是有橡皮擦一樣慢慢地將我的記憶一點一點地抹去,好像在擦拭著我的記憶。這時,我回想起奶奶說過的話,要寫下來,於是我翻箱到櫃的找到了錄音機,邊寫、邊說,忍著暈眩,我也必須寫完。因為我知道,當我倒下後,記憶也會像是隨著那些人、物品一樣,都被抹去與銷毀,當我一寫完後的不久,馬上就暈了過去,等到再次醒來,已經是3天後了。
  再醒來時,我一臉茫然,不知所措。為何我會在醫院,家人和我說,他們回到家就看到我倒在地板,手裡握著筆,桌上寫著滿滿的字跡。在我接下紙張和錄音機後,我看了看、聽了聽,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腦海裡還有一點畫面。我想著,那或許就是曾經認識的同學們吧,雖然記憶已經愈來愈模糊不清了。但我會想他們、畫下她們。因為,或許,只剩下我一人還記得他們了。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兩天前... 我因為同事的惡作劇導致摔下樓梯 腦部遭到強烈撞擊
導致我昏迷了半天不醒
醒來後我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線飛快的穿梭於我的視線間,還變成了各種數學公式 而我因此可以靠這種可視化的能力執行各種運算,可以預測未來的運算,甚至我集中注意力還可以聽到其他人們的心聲,甚至動物的語言都能夠理解 而昨天我稍微練習了能力,我原本非常高興直到下午我聽到了公園中松鼠的對話,我發現了他們已經擁有了人類般的社會能力,並藉著人類不懂他們的語言光明正大的討論怎麼摧毀人類,我聽到他們討論要在人最多的那天,對!就是今天聖誕節的遊樂園,我聽到內容是要偷偷拆掉小零件使人類發生巨大的傷亡
然而他們發現了我在聽取他們的對話
松鼠a:那個大叔是不是聽懂了我們的對話
松鼠b:不可能吧,他看起來只是看著我們發呆
我聽到這番對話立刻裝成在發呆的樣子,甩了一下頭裝成看起來不知道在哪的樣子回頭走,因此騙過了他們
但是他們也對我感到懷疑,所以我眼角餘光有瞄到有幾隻松鼠跟著我,觀察我的行動,最後我到家了也是守我家附近的樹上監視我
在這個滿是松鼠的社區聽到他們這般對話真的不禁感到害怕,而晚餐時間我思考著,上次答應的去遊樂園要怎麼推掉,啊啊啊好煩啊
明天在來嘗試如何阻止這場災難吧,也不能只有我一個逃過,如果我突然說不去了,肯定會被哪些松鼠發現我聽懂他們內容的真相 沒辦法了,還是去吧,為了阻止那群松鼠 回到現在...
因為如此,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真的好煩啊
直接說肯定會被當成神經病
此時旁邊有幾道黑影一閃而過...
我仔細的看確定了是那群松鼠,而且...不只一群... 而我現在完全不敢上遊樂設施
同事A:走啦開心的玩不要發呆了
我:呃..呃呃...?什麼?我剛發呆了抱歉,我們先填飽肚子啦我不太想玩,我反而餓了
同事A:不要鬧了,你其實根本不敢搭吧,那個雲霄飛車看起來爆好玩的欸
我:好啦被你發現了,你別玩啦,陪我吃東西啦
同事A:不要勒,我要放生你掰
我:欸欸不是
說完的同事A就跑了,我根本來不及阻止他 我看到了兩隻松鼠偷偷溜進了雲霄飛車的隧道
還有幾隻往摩天輪的方向跑,剩下的也是分散至其他遊樂設施
等等,操作台那邊的,難不成松鼠擊倒了工作人員!?
完了完了這要怎麼辦
同時同事A坐完了一趟雲霄飛車 下一秒,當我看到他們那台車從隧道出來的時候,他們的頭全不見了,然後同事A的頭滾到了我的前面 我當下嚇得叫出來 周遭的人們也開始慌張的逃命 尖叫
我聽到了巨大的聲響
摩天輪滾了下來
這場景簡直人間地獄,這群松鼠也趁著這次機會拿著棍棒之類的當武器上前攻擊人們
而我被滾過來的摩天輪壓了過去,我就這樣死了 我剛獲得的能力還沒來得及用上就死於我自己得粗心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或許是因為今天那難吃的早餐,或許是因為我走來時身旁經過的那對情侶,也或許是因為我自己。
「你來早了呢。」疲憊的聲音,他從後面走來,靜靜的靠到了我身旁的鐵欄上,望著前方的海面。
「嗯。」我沒有看向他只是淡淡回了一聲
海浪的唏沙聲,迎面而來的海風,淡淡的鹹味,回不去的童年。
「晚飯點歸來,織呀織漁網。這兒曬魚乾,明早出海去…」我喃喃的唱起兒時的童謠
「你知道嘛,在我小的時候這裡不是這樣的,這是一座以捕魚維生的小村莊,那邊是曬魚乾的地方,那邊是補漁網的地方,而那邊是…..」
「我的父親是一位漁夫,而我原本以為我也會是一名漁夫….」
我對海說著胡話,而他聽著我的自語。
「可命運卻讓你成了一名警察。」
「對…命運。」我苦笑了一聲
「可笑的我的可笑命運,他強拆了我家,他讓我去找人理論爸爸失蹤,他讓我媽媽傷心地去世,你知道命運最可笑的是甚麼嗎?」
我停頓了下等待他的回答,但他就這麼看著海像是我不在這
「就是這命運遊樂園…你懂吧?把我奪的一無所有的命運,竟開了一座讓人發笑的遊樂園,好笑吧?」
「笑啊契爾斯,你怎麼不笑」
後方樂園的歡笑聲從未停過,哪怕這時我與他之間空氣的凝結,但不知是對自己惱怒,或是樂園的笑聲激怒了我,我的聲音越來越大。
「你怎麼不笑呢?這不好笑嗎?可我為什麼停不下笑容呢?告訴我啊契爾斯!」
契爾斯轉過頭,到這時我跟他才真正的第一次四目交接,他臉上泛著疲憊,又帶著一絲悲傷。
「回去吧…老歐尼爾,我們去後面的樂園走走,我們去看看你家鄉改變後令人歡笑的模樣,我知道你是善良的,我知道你喜歡人們的笑臉。」
看著契爾斯的臉讓我回歸了冷靜,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抱歉,我與他在警隊中相識多年,看過了無數次他的這種表情,但沒想到這次露出竟然是因為我。
「你總是能提出一些讓我滿意的主意阿..」
契爾斯聽到我的回答,藍寶石色的眼中升起了一點光芒,就像是我童年看到的大海。
「回去吧契爾斯…你不該在這裡的,你也不是我在等待的人」
契爾斯的嘴就像是擰不乾的布,在我說完這話之後整個糾在了一起,他大力的挪開了靠在鐵欄上的手,大衣翻動,他流利的從中掏出一把槍。
「貝克斯.歐尼爾你必須跟我走,我以恐怖活動罪的罪名逮捕你。」
契爾斯的拔槍並沒有出乎我意料之外,他是那麼的情緒化,那麼的不讓人省心,只是讓我些感嘆,這流利的拔槍技巧,他進入警隊仿彿是昨日。
我與他對視著,想必此時我的表情肯定令他討厭,我害怕被人討厭,但這時我不能移開目光。
「契爾斯你走吧…你懂我,就像我懂你一樣,就讓我坐在這吧,坐在這唯一留下的童年之前。」
契爾斯拿著槍的手搖晃著,他始終是這麼的情緒化,要是我有心這時已經奪過了他的槍,但我不沒有這麼做,因為我相信契爾斯了解我。
「老歐尼爾,你錯了我一點都不懂你。」契爾斯在講了這句話後笑了一下,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
望著海面不知過了多久,在發現時我已經翻過了鐵欄,我等的人已經到了。

十二月的女神, 我感謝您的庇護。
當我無助於世,您傾聽了我的私語;
我無法聽及您的聲音,但您留下的話語鼓舞我前行。
懇求您原諒我對生命的反覆
我渴求您的懷抱
在這冰涼唯一的家鄉之中。
願我能見到夢中紅花
無聲的安彌歸所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還記得小時候的聖誕節,爸爸媽媽帶我來到遊樂園玩,剛開始時玩的不亦樂乎,玩了許多遊樂設施。直到坐上笑傲飛鷹,才是悲劇的開始。剛上去時還很正常,直到最高點時,列車突然出軌,說時遲那時快,眾多遊客都反應不及地摔了出去。由於爸爸媽媽多年前是運動員,反應神經極好,如今雖已退休但仍寶刀未老。他們在空中瞬間解開安全帶,我們三人緊緊抱在一起跳了出來。那時的我膽戰心驚,在落地時,爸爸和媽媽為了保護我,墊在我的下方,卻當場慘死,我也昏了過去。據當時的記者報導,現場有十多人慘死,說是屍橫遍野也不為過。由於摔落現場是草地,大大吸收了當時的重力加速度,我也成為唯一的生還者。多年之後,往事如過眼雲煙,當年的事件也漸漸地被世人淡忘。但我卻歷歷在目,恍如昨日。這件意外一直成為我多年來的心病,每每想到,就覺得噁心想吐、頭痛欲裂。我也曾去看過許多心理醫生,他們都說心病需要心藥醫。最好的方法,是再去乘坐一次笑傲飛鷹,以克服內心的障礙。我雖然嘗試了許多次,但每次一到遊樂園門口,就因太害怕而退卻。直到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在一間小公司遇見了一位改變我一生的天命真女。
  到公司上班一個月後,我認識了一位女同事,她叫做小儀,與我同屬一個部門----創意行銷部。我們的相識,是有一次小儀在工作上不小心把一份企劃從電腦中刪掉了,導致公司的企劃延誤。這事馬上就被主管知道,當主管究責要如何處理時,小儀當下不知所措。而我剛好跟她是同一個企劃的負責人之一,就跟主管說這份企劃我的隨身碟有一份備份,這才化險為夷。至此之後她便對我產生好感,每天都會對我噓寒問暖,在工作上也會互相幫忙。久而久之,我對她日久生情,也向她告白,她也答應了。
  我們的第一次約會,就是在聖誕節。而小儀竟然選擇當年出事的遊樂園見面,這讓我不禁覺得,是命運的捉弄。由於是第一次約會,我不好意思拒絕,只能心中無奈的接受。當天是假日,我們約在遊樂園的門口,在門口時,我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但仍然硬著頭皮走進去,到樂園裡面,買了飲料後,一看到雲霄飛車,便觸景生情,想到當年發生的事,又出現噁心想吐、頭痛欲裂的症狀,我趕緊去了一趟廁所。之後小儀擔心地詢問,我鼓起勇氣說出當年的事件,她既驚訝又自責。之後,小儀決定與我共同面對這道難題,於是,我們一步一腳印地去克服。首先,我們試著一個禮拜走一兩次很高的天橋,先處理我怕高的問題。再來是速度,我們接著去挑戰高空彈跳,在過程中,我非常緊張害怕,但小儀總是溫柔地牽著我的手,陪伴著我,跟我說:別害怕,有我在。最終,我終於克服了內心的障礙。也在隔年,與小儀結婚,嚐到幸福的果實。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還記得小時候的聖誕節,爸爸媽媽帶我來到遊樂園玩,剛開始時玩的不亦樂乎,玩了許多遊樂設施。直到坐上笑傲飛鷹,才是悲劇的開始。剛上去時還很正常,直到最高點時,列車突然出軌,說時遲那時快,眾多遊客都反應不及地摔了出去。由於爸爸媽媽多年前是運動員,反應神經極好,如今雖已退休但仍寶刀未老。他們在空中瞬間解開安全帶,我們三人緊緊抱在一起跳了出來。那時的我膽戰心驚,在落地時,爸爸和媽媽為了保護我,墊在我的下方,卻當場慘死,我也昏了過去。據當時的記者報導,現場有十多人慘死,說是屍橫遍野也不為過。由於摔落現場是草地,大大吸收了當時的重力加速度,我也成為唯一的生還者。多年之後,往事如過眼雲煙,當年的事件也漸漸地被世人淡忘。但我卻歷歷在目,恍如昨日。這件意外一直成為我多年來的心病,每每想到,就覺得噁心想吐、頭痛欲裂。我也曾去看過許多心理醫生,他們都說心病需要心藥醫。最好的方法,是再去乘坐一次笑傲飛鷹,以克服內心的障礙。我雖然嘗試了許多次,但每次一到遊樂園門口,就因太害怕而退卻。直到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在一間小公司遇見了一位改變我一生的天命真女。
到公司上班一個月後,我認識了一位女同事,她叫做小儀,與我同屬一個部門----創意行銷部。我們的相識,是有一次小儀在工作上不小心把一份企劃從電腦中刪掉了,導致公司的企劃延誤。這事馬上就被主管知道,當主管究責要如何處理時,小儀當下不知所措。而我剛好跟她是同一個企劃的負責人之一,就跟主管說這份企劃我的隨身碟有一份備份,這才化險為夷。至此之後她便對我產生好感,每天都會對我噓寒問暖,在工作上也會互相幫忙。久而久之,我對她日久生情,也向她告白,她也答應了。
我們的第一次約會,就是在聖誕節。而小儀竟然選擇當年出事的遊樂園見面,這讓我不禁覺得,是命運的捉弄。由於是第一次約會,我不好意思拒絕,只能心中無奈的接受。當天是假日,我們約在遊樂園的門口,在門口時,我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但仍然硬著頭皮走進去,到樂園裡面,買了飲料後,一看到雲霄飛車,便觸景生情,想到當年發生的事,又出現噁心想吐、頭痛欲裂的症狀,我趕緊去了一趟廁所。之後小儀擔心地詢問,我鼓起勇氣說出當年的事件,她既驚訝又自責。之後,小儀決定與我共同面對這道難題,於是,我們一步一腳印地去克服。首先,我們試著一個禮拜走一兩次很高的天橋,先處理我怕高的問題。再來是速度,我們接著去挑戰高空彈跳,在過程中,我非常緊張害怕,但小儀總是溫柔地牽著我的手,陪伴著我,跟我說:別害怕,有我在。最終,我終於克服了內心的障礙。也在隔年,與小儀結婚,嚐到幸福的果實。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10 遊樂園[原作者|**] 期限:2021/03/22∼2021/05/09
會員一級
  靠近海邊的這座遊樂園是城市裡最熱鬧的地方,因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到處充滿了音樂與人潮。我與同事約在這裡碰面,冷風颼颼地,卻也絲毫無法減低遊客們的興致。看著大家的笑臉,伴隨著歡樂的歌聲,那彩燈閃爍在夜空中,如此迷人,而我卻高興不起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左下方空白代碼  後接續下面的故事⋯⋯)
  因為今晚在這附近,將會有一場腥風血雨。
我是阿傑,是一名臥底警察,現在正在一個毒梟底下當臥底,今天準備將他捉拿歸案,正當我在思考今晚的行動時,突然有瓶飲料丟到我身上,「你怎麼在看著天空發呆啊?今天可是大日子呢!」我低下頭看著那個人,那是跟我一樣做臥底的夥伴阿許,我們曾攜手合作,一起度過許多難關,可以說是我最好的夥伴。我說:「沒什麼,只是在想,晚上不會出甚麼意外吧~」阿許:「能出甚麼意外,我們可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呢。」我笑了笑,心裡也這樣期望著。阿許:「走吧!我可不想來這裡甚麼都沒玩到。」我回他:「你的樣子可真輕鬆啊。」阿許:「那還用說,我們來這裡,就是要放鬆心情,現在想再多也沒用啊!」,看著他那一派輕鬆的表情,我也跟著放鬆起來:「也是啊~」。
到了傍晚,我們找到了毒品總部,那是個不起眼的小透天厝。我們上了二樓,一上去,就看到一片白色的牆壁,地板是白色磁磚。在左手邊有一排鐵櫃子,正前方擺著一張方形桌子,桌子右側有一張沙發,窗戶窗簾緊緊的拉上。我們走到櫃子前,整理一下身上的裝備。此時,樓上傳來許多敲擊聲。過了幾分鐘,有個拿著滿是血跡的球棒的人走了下來,將球棒扔在一旁,坐到沙發上。那是個中年大叔,戴著眼鏡,身材微胖,身高大概169公分,右臉上有顆痣。我們確定他就今晚要逮捕的毒販頭目陳佬,他是個愛錢的傢伙,也有愛看著別人痛苦的怪癖。他會先供應免費的毒品買家,然後在買家上癮後,再跟對方要以前供應毒品的錢。只要對方付不出錢,他就會將買家與他的家人一起趕盡殺絕,是個窮凶惡極的惡人。
我恨透了他這種行為,但為了接近他,我只能忍氣吞聲,陳佬:「你們兩個去把屍體收一收吧。」走到樓上,我們馬上聞到一股濃厚的血腥味。這原本只是個和樓下一樣的房間,卻成為他的刑房,房內到處都有乾掉的血跡。橫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臉朝下,躺平的屍體,地板上一攤攤的血。看著這一幕,雖然已經看過上百次,還是很噁心。如今,我們將為這些人報仇,一想的這,就燃起了決心。處理完屍體,我們跟著陳佬前往今晚的交易地點。
這次的行動,是讓警察先到交易地點埋伏,在陳佬交易時,趁他在搬運貨物時,由我發號施令,我和阿許負責處理兩位頭目,其餘警察負責解決手下。這次行動相當危險,可能會被警察同仁誤傷。但我們已經收集足夠的證據,又找到可以同時拿下兩名毒販的時機,所以我們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付出行動。我們雖然經歷過各種槍戰,但在這種可能敵我不分,一下令就會被亂槍打死的行動中,也讓我的手不自覺顫抖起來,心裡希望,事情的進展能夠像計畫中的完美就好了。
到了目的地,時間是晚上11點。在距離遊樂園500公尺的一處港口,四周有許多的集裝箱和貨櫃車,跟一台天車。附近只有幾盞路燈,沒有任何行人。我們的車停至出口前一處集裝箱旁,便跟著陳佬及其他部下下車,到車子右方約20公尺處的另一個集裝箱旁等待,大概過了10分鐘,從出口進入了數台車,是對方的來了,對方約有20人,頭目身高約175公分,全身穿著黑衣,臉部也完全地遮擋住,看不出甚麼特別的特徵。陳佬和他簡單交流了幾句後,便開始進行交易。就是現在,行動!我發送了手裡的信號器,頓時大批警察從四面八方湧入,我和阿許立馬躲到身後的集裝箱後,拿起手裡的槍,小心翼翼的看向外面,地上有許多的屍體和鮮血,槍聲一刻也沒停的瘋狂響起。過了1分鐘,現場一片寧靜,沒有任何人走出來。我跟支援的同夥聯繫了一下後,便和阿許走出了集裝箱。我們小心地觀察躺在地上的人,對方頭目在亂槍中被擊中身亡了,可是其中卻沒有陳佬的屍體。阿許:「被他逃掉了嗎?」我說:「應該不可能,這裡的出口都有人把守著,他一定在某處躲著。」正當我打算回報情況時,遠處的前方突然傳出數聲槍響,我和阿許隨即倒下。在我們倒下的同時,四面八方也傳出了數聲槍響,而我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我全身上下都是繃帶和石膏,我只能稍微轉動脖子,看看周圍的環境。在我身旁的病床上,都躺著和我一樣的人。看樣子,這些都是那場槍戰後的傷者。此時有個護士看到我醒了,便出門將我的長官請了進來。長官:「你們的任務順利完成了,不過你們在途中中了敵人數槍,隨後你們倒下,而我們也順利將敵人殲滅,完成了這次的行動。你們能活下來,真是萬幸,如果有什麼想問的就和我說吧。」我問:「阿許在哪?」長官:「他在你旁邊的病床,還沒有醒來,不過沒有生命危險。」我鬆了口氣,繼續問:「陳佬呢?」,長官:「他是對你們開槍的人,似乎知道你們是間諜,看到自己逃不了後,便開槍射擊你們,想跟你們同歸於盡。但他在開完槍後,被我們開槍射殺了。」聽完這個消息後,心中的石頭終於放下了:「沒事了,長官,我想休息一下。」之後長官走出房間,我心想,終於能好好睡一覺了。我閉上眼睛,結束了這次的故事。
轉換PDF檔 列印



« 1 2 3 (4) 5 6 7 ... 292 »




正修
i36c| *使用者登入*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