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top1
m3主要選單
m3文章類別
全部展開 全部收合
obj_menu_bottom
:::
 多結局式小說創作比賽實施要點

一、為激勵學生寫作之風氣,增進學生創作能力,提升校園的文藝氣息,特訂定「正修科技大學多結局式小說創作比賽實施要點」。
二、主辦單位:通識教育中心文史科。
三、參加對象:日間部大一學生(含曾修習日間部大一國文課程者)。
四、主 題:多結局式小說創作區所公布之指定主題。
五、參選方式:依規定上網登錄書寫。
六、徵稿期限:由網站公布日期。
七、評審方式:外聘委員評定。
******請在左上方按[學生登入]登入的帳號密碼皆為學號******



(1) 2 3 4 ... 277 »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打破了這一瞬間的寧靜,我只好說聲不好意思,尷尬又不失禮貌地默默從眾人的注視禮中走出急診室門外,將這通說時遲那時快不合時宜的電話接起,殊不知,這竟是一通,差點導致我與家人天人永隔的關鍵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是我的哥哥,龍昶說:「小曦,你在哪?快點回來,薇薇被車子撞到了目前正在××醫院內急救….」還未等到我回覆,電話那頭便只剩下嘟嘟嘟的電話聲了,聽到消息的當下,才令我真正感受到醫院內那些正在等候急診中的病患家人的心情,說心急如焚也不足以完整的表達,但也容不得我思考太久,立馬走回急診室,並向總醫師欠了一個身說到:「林醫師,不好意思,剛剛接到我妹妹車禍的消息,需要立刻趕過去,可能沒辦法繼續留在急診室與同人們一起努力了,真的很抱歉,請容許我先走。」話說完的當下,我也等不了他回復我,轉身便跑向停車場,畢竟現在的時間真的很緊迫,在去往××醫院的路上,我一邊在車來車往的路上超車,一邊在祈禱著薇薇能夠平安無事。我、龍昶、龍薇其實沒有血緣關係,我們都是靜悅孤兒院的孩子,但因為從小一起長大又同時都是院長領養的,導致我們看起來就如同親兄妹一樣,小的時候,薇薇總是像跟屁蟲一樣跟在我跟昶的後面跑,就算我們躲起來他還是會找到我們,那時總會好奇為何薇薇總能找到我們,長大後才曉得原來都是昶偷偷的在地上做標記告訴她,只因為他每次找不到我們都會大哭,昶不忍心看他每次都哭得像隻小兔子才這樣做,還有一次,她在運動會上跑步跌倒,怕痛的她還是努力的跑完,可是下了跑道的她,也是哭的淅瀝嘩啦跟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哭的我跟昶安慰到頭都快要炸掉了才安靜下來,現在長大的我們各奔東西,雖然定期會約出來吃飯聚聚聊聊各自的近況,卻沒想到時隔上次見面沒多久,就接到昶從電話傳來的噩耗……,「你總算是到了小曦,薇薇還在裡面,在等等吧」這是昶對我說的,事發經過昶也在薇薇急救時對我說了,原來是有一位酒醉的年輕人開車闖紅燈才會去衝撞到薇薇,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在外面祈禱了,經過了不知多久的時間,急診中的燈滅了負責執刀的醫師也從裡面走出,我跟昶雙雙趕緊向前走去詢問著薇薇的情況,幸好,雖然薇薇的頭有受傷但經過搶救,已經度過了危險,現在只要等她醒來在看情況就可以了,了解完薇無的情形之後,我便先去辦理薇薇的住院手續,昶則去薇薇的病房看她,辦理手續的同時我也在感謝上帝保佑薇薇,讓她能夠平安。過了1個多月薇薇總算完全好了,期間我跟昶不分晝夜地分別照顧著她,出院後沒多久薇薇車禍的事情也完美的落幕了。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瞬時之間,所有目光轉向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我,連忙掛了電話尷尬地低下了頭。此時,總醫師說到:「妳過來幫忙李醫師」。

「請問是...我嗎?」我急忙向總醫師確認。

「當然是在說妳啊,趕緊過來準備,沒時間給妳發楞了」總醫師有點不耐煩的答到,便轉身就走。
前一秒的稀薄空氣彷彿不存在一般,周圍的人繼續忙手邊的工作,我則是擔心電話再次響起,於是便把手機關機,連忙趕去。

映入眼簾的是,大家來回走動,忙碌的身影。李醫師正在處理因車禍多處擦傷的男童,每一處皮膚,都有一條條因地面劃過而擦傷的痕跡,造成大量失血,看到這一幕,有點於心不忍,無法想像一個小小的身軀,要承受如此大面積的疼痛,心不由得揪緊一下。接著聽到男孩淒厲的哭喊,臉上滿是淚痕,身體使勁的掙扎。

此時,李醫生說:「陳護士,趕緊幫我拿血帶」

我連忙過去幫忙。「弟弟妳先不要亂動喔,醫生幫你擦藥才能趕快好起來,姊姊知道妳是乖寶寶,要聽醫生的話,知道嗎?」我說。

急忙接過遞上來的血袋,便順著男孩手臂的方向將針刺進血管中,同時也以安慰男孩來分散對方的注意力。

經過忙碌的夜間班,我脫下白袍,走出休息室。總醫師驀然出現說到:「下次,請把手機放休息室,上班時間多注意自己的行為,不要再犯了,妳已經不是菜鳥了」,我行大禮後,便開車回家。

一路上,回想起今天發生的種種,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家門口,拖著疲憊的身軀,緩緩地走向沙發,坐了下來,頓時想起今方才上班時的一通未接來電,有點在意地點開通訊錄,發現是媽媽的電話,我緊張且迅速地撥通電話,在聽著嘟嘟聲的等待,我很是焦急,想著「是不是睡著了?」,接著馬上掛斷電話,嘆了一口氣。

沒過多久電話響起,我趕緊接起。

「喂?媽媽嗎?對不起,我剛剛在加班……」在這簡單的對話卻令我有些愧疚感生於心中。

「沒關係的,小敏,媽媽只是想聽聽妳的聲音。」電話那頭傳來媽媽以往熟悉的聲音,那是慈祥又溫和我最愛的媽媽的聲音。

「那個啊……小敏,妳那邊過的好嗎?有沒有按時吃飯呀,下次有空回家一趟吧,爸爸很想妳的。」

聽著不自覺的感到陣陣鼻酸,一股說不上心頭的惆悵感席捲而來,泫然欲泣的觸感使我有些難以招架,就怕下一秒隨時會哭出聲來。

「媽媽,我在這很好,工作雖然忙了些但同事都對我很好的。」回著母親的同時,淚水也漸漸突破最後防線,偌大的淚珠也順著臉龐,一滴滴地落在手中。

我想,在這樣下去可能會被媽媽發現的,如此想著的同時,我開口了,「我也差不多累了,媽媽早點去休息吧。」語畢,我便草草道別後掛斷,幾乎在電話結束通話的同時,淚水如大雨般嘩啦落下,我心想,還好剛剛掛斷了,不然媽媽肯定又要擔心我了。

自從我搬來這之後,挫折感接連不斷的湧上,然而成就感卻少少無幾,但如果吧,說想當護士是我的夢想,那讓媽媽不為我擔心就是我的理想,那麼,現在就是我要努力實現這兩者的時刻了。

想著這些的我卻早是泣不成聲,看來,是時候來準備休息,不然身體不顧好的話,別說是夢想和理想,現在連基本都難以實現。
那麼,晚安了。接著的生活我會繼續努力的。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我盯著早已沒電的手機發楞。
耳邊突然出現了父親的聲音:「今天我跟媽媽留在這照顧阿嬤就不回家了,你在家要乖乖聽姐姐的話,不可以偷看電視,明天上課不要遲到」。
那天我最愛的阿嬤再次倒下,沒錯再次,年僅七歲的我一點也不害怕,阿嬤常常在半夜發病,他會坐在床頭唱著很悲傷的詞,彷彿是在招喚著誰,或是與誰溝通。
「知道了,掰掰」我非常清楚阿嬤的狀況,也不知道我度過了多少這種父母不在身旁陪伴的日子,造就成我與姐姐們都很獨立。
(阿公、阿嬤、我的房間)
「阿妹妹,起床了,早餐給你買好了」這是大姑姑一早宏亮的聲音,比宮廟的"鬨喪桃"還好用。
「阿美,我起來了,不要再叫了」從小就跟姑姑們的感情很好,因為有兩個姑姑,所以大姑姑就被稱為阿美,小姑姑就叫姑姑,這也是他自己要求的。
大姑姑關門時說著:「好啦,用好就自己走去上學,我要回去賣魚了」我們都住在同一村,村子是一個漁村,我爸爸是個討海人,姑丈們也是,但捕魚的方式有點不同。
「OK」向阿美比了一個手勢後便開始起床整理,一切都整理好後,今天又要開始一場激戰。
「來福,不要一直跟著我啦,你會害我被老師罵」來福一隻比我還早到我家的臘腸狗,是全村最受歡迎的狗,也是我最愛的狗。
「汪汪…」聲音逐漸變小,轉頭牠已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
(放學回家)
阿公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覺,阿公昨晚又開著自己的快艇出海釣魚
「阿公,起床囉,天亮囉!」最喜歡鬧阿公了,從小阿公就帶著我到處玩,我們看過五點的日出、凌晨兩點的港口、澎湖大大小小的島嶼。
拉著阿公粗糙的手,「阿公,明天會帶我去醫院找阿嬤嗎?」
阿公睡眼惺忪,揉著眼睛回答:「當然要啊,你阿嬤一定很想你,啊你會不會想阿嬤?」
「想啊,怎麼可能不想」想啊,怎麼不會想,他可是我最愛的阿嬤。
(醫院-病房)
打開房門,看見阿嬤躺在病床上,靜靜的盯著我看,那眼神好像想把我的模樣烙印進他的眼中。
「阿嬤,我來了,有沒有好一點?」我走近,摸了摸它那頭蓬鬆的頭髮,像極了一朵花椰菜。
「彤彤,阿嬤很想你欸」他帶著一絲微笑,拉著我的手,不停地說著他在醫院的生活。
爸媽在一旁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休息,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看來昨天又是整晚沒睡的守在阿嬤身邊。
爸媽離開後,我跟阿公、阿嬤待在病房內看電視、聊天,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卡通,餘光發現阿公坐在阿嬤身邊緊緊的握著他的右手,在阿嬤耳邊說著悄悄話,那一幕,讓我想起他們房間放的那張照片,那是年輕版的阿公、阿嬤,他們坐在海邊,阿嬤望著遠方,阿公則是看著阿嬤的側臉,阿公的左手緊牽著阿嬤的右手,兩個人都笑得很燦爛。
光陰似箭,他們也沒意外的無法逃過這場時光的洗禮,兩人的雙手早已斑駁,歲月更是在他們的臉上留了點痕跡,卻也送了他們永恆的心,即使身軀不再年輕,心裡還是十八歲青澀的他們。
「阿嬤,你什麼時候會好起來,回家陪我?」躺在阿嬤身邊,是那種熟悉、每晚伴著我入睡的味道。
阿嬤摸著我的頭說:「明天,阿嬤明天就回家陪你好不好,你先跟阿公回家等我,回去後阿嬤就帶你去買珍珠奶茶」
「好啊,打勾勾,不能騙人喔!你要快點好起來帶我去買珍珠奶茶」我笑嘻嘻的抱緊阿嬤。
(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已經很晚了,我連我是怎麼上床的也不知道,但我迷迷糊糊的感受到好像在下雨,雨中還伴隨著哀怨的風聲,聽起來好難過,好難過。
「彤彤,快起來我們去找阿嬤,快一點!」早上六點,姑姑把沉浸在美夢中的我給搖醒,看了看身邊早已沒阿公的身影,家裡也空蕩蕩的。
「姑,阿嬤不是回來了嗎?」我拉著姑姑的手,小小聲地說,也不確定姑姑有沒有聽見。
(醫院)
姑姑帶著我跟姐姐趕到醫院,阿嬤已不在之前的那個病房,而是轉到加護病房,阿公、爸爸、媽媽、姑姑大家都聚在醫院裡,他們站在那不知道再討論什麼,阿公帶著我穿上防護衣、消毒,進到加護病房內看阿嬤,進去前,我看見了淚水。
「阿嬤,怎麼躺在這裡?」阿嬤不是站在我旁邊嗎?怎麼會有兩個阿嬤,我開始覺得奇怪。
阿公輕輕地幫阿嬤按摩,而我就只是站在旁邊看的這一幕,這時,站在我身邊的阿嬤消失了。
「彤彤,你過來阿嬤旁邊幫他按一按」阿公用他那極度壓抑的聲音叫著我。
我一邊幫阿嬤按摩的同時,阿公輕輕的摸著阿嬤那蒼白的臉龐,輕聲細語地叫著阿嬤的小名,不停的對著她說話,有他們的曾經、有他們的孩子、孫子、有他們的青春,我彷彿看見了他們記憶的回放
,一刻瞬間阿嬤的嘴角似乎微微上揚了一下。
(病房外)
爸媽、姑姑、姐姐,大家的表情都帶著憂傷,唯獨阿公是一副放心的樣子,彷彿像是剛剛他已經跟阿嬤說好了。
阿嬤的主治醫生,張醫生進入病房內巡視、檢查,出來後跟爸媽、姑姑們談了一下阿嬤的狀況,張醫生說:「其實阿嬤現在的狀況很痛苦,以他的狀況最多只能再撐三天,如果他還有什麼想見的人要盡快聯絡過來,也請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大家聽完都崩潰了,他們沒辦法接受昨天還好好的人怎麼現在突然就變成這種情況。
(病房內)
當天晚上阿公把大家都趕回家,只留下了我,他讓我陪在阿嬤身邊,他說:「彤,阿嬤快要可以回家了,今天應該是他住院的最後一天,你跟我一起在這裡陪陪阿嬤,好不好?」阿公說完,對著我笑了笑,但我還是看見了他泛紅的眼睛、強忍淚水的眼眶。
「好,就算阿公要趕我走,我也不會離開阿嬤一步的,嘻嘻」阿公帶著微笑,摸了摸我的頭,就走出病房去抽菸。
我在阿嬤耳邊輕聲地問他:「阿嬤,你遲到囉,說好今天要回家帶我買珍珠奶茶的,你怎麼現在還躺在這裡睡懶覺呢!還有啊,為什麼阿公說你要回家了,爸爸、姑姑的表情都變了?還有為什麼……」或許是因為醫院這種沉悶的氣氛又或者是靜靜躺在床上不發一語的阿嬤,讓我逐漸的安靜下來,慢慢地睡去。
(睡夢中)
「彤彤,快來阿嬤這裡,我抱一下」本來行動不便的阿嬤突然能跑能跳,他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帶我走過我們曾經去過的地方
他說:「彤彤,你還記不記得這裡啊,這裡是阿嬤跟阿公帶你學騎腳踏車的地方,你學一次就會騎了,真的很棒、好厲害;還有啊,這裡是阿公第一次帶你去釣魚的漁港,你看那裡是……」他不停地說著,好像現在不說完以後就沒機會說似的,我能感受到他那雙溫暖的手不斷輕撫我的頭髮。
「阿嬤,你要帶我回家了嗎?阿公在家等我們欸,還有我偷偷告訴你,昨天我看到阿公在哭,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可是我沒有去抱抱他,我是不是壞小孩啊?」我拉著阿嬤的手一直往前走,就只是沒有目的地的往前走。
阿嬤突然停了下來,把我拉進懷中,拍拍我的背說道:「彤彤,阿嬤告訴你,你不是壞小孩,還有阿嬤拜託你一件事,以後看見阿公在偷哭得時候,你代替阿嬤去給他個抱抱,跟他說阿嬤在天上會一直看著他,要他不要傷心,你能不能做到啊?」
「能啊,不過阿嬤你要變成星星了嗎?你也會在天上看著我嗎?」
「對啊,阿嬤會變成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只要你迷路了,抬頭看看我,我會帶你回家的」
「那你變成星星後,還會回來找我嗎?」
「會的,我會一直陪在你旁邊,我會看著你直到長大,還有阿嬤希望你長大後能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忙的人,要記住施比受更有福」
(隔天天亮)
天亮,睜開眼,發現阿公牽著阿嬤的手靜靜地流著眼淚,突然想起了阿嬤給我的任務,於是我跑去抱著阿公,說:「阿公乖乖,不哭喔!阿嬤叫你不要哭,她說她要變成一顆星星,在天上一直看著你,所以不能哭喔,阿嬤會發現的,我昨天答應他了」
阿公望向阿嬤,道:「昨天啊,怎麼不自己來跟我說呢,怎麼不好好跟我道個別,是怕我太難過嗎!呵呵」阿公搓了搓阿嬤冰冷的手
「彤彤,走囉,我們要帶阿嬤回家了」
(時間過了二十年)
「爸媽,我要去上班囉」過了二十年,如今我已成為一名醫生,而阿公在阿嬤離開的隔年去世了,我想他應該是去守護那顆最亮的星星了吧!
醫院今天還是一樣忙,急診室的人來來往往,人潮一刻都沒停過,看來又是要加班的一天,急診室哀鴻遍野,每個醫護人員真的是筋疲力盡,但急診室還是客滿,不斷有傷患被送進來,本來因為疫情就已經夠忙了,大家更是沒有時間輪班休息。
總醫師說:「年輕的醫生能不能在堅持一下?」
我想是時候換我大顯身手了,就像阿嬤說的「施必受更有福」,我答應過阿嬤要去幫助需要幫忙的人。
「我,我還可以!」接著其他同事也開始踴躍參與留下,即使大家都非常疲憊,卻還是願意留下一起照顧這些病患。
(休息時間)
工作告一段落後,我走到陽台,抬頭尋找那顆最亮的星及緊跟他的那顆小星星,「你們還在看著我對吧!今天我又做了一件好事,是不是很棒啊,你們說我是不是你們的驕傲?你們下輩子還要繼續買珍珠奶茶給我喝喔!」我繼續抬頭,為的是不讓眼淚落下。
是我嗎?我想是我的阿公、阿嬤吧!是因為他們,才能有現在的我,是那兩顆獨一無二的星星指引我前往正確的路,即使在路上迷惘過,也不怕因為我知道只要抬頭仰望,他們一定會帶我走出那一片白茫茫的大霧。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 「唯?我是陳醫師,請問你找誰?」,電話另一頭的聲音聽起來沉重、緊張卻帶有一種熟識,「我…我是院長,請你趕緊過來我辦公室一趟!」,「現在嗎?可是我的病人…」「快!!」我只好拋棄我急診的病人,馬上前去找他,再去辦公室的路上心裡這時冒出好多疑問,或許你會說,只是你工作上的長官找你去他辦公室而已,頂多泡泡茶,聊聊工作情況罷了……不!錯了,對於一般人而言是那樣沒錯,但我們院長從6個月前就消失,醫院不但沒有他的消息,連他的工作都是副院長代理,你想突然被這神隱許久的人物叫過去會有甚麼好事嗎?更別提他電話中那徬徨的語氣,我頓時覺得大事不妙;碰……這是甚麼聲音,「廣播!廣播!五樓放射線手術台發生爆炸,請人員緊急避難…啊…啊…斯----」那是甚麼聲音?怎麼會這樣,辦公室在10樓,現在我在7樓,我到底要不要下去幫忙…我是醫生,救人是本分,當然要去,我二話不說,馬上下樓幫忙,到了5樓,怪異的事發生了,為甚麼沒有任何人,爆炸過後的殘骸竟沒有人員受傷,醫護人員就算了,連病房也都沒有人,原本的病人呢? 「501、502、506這都是原本有病人的房間…但人呢?」這場爆炸感覺就像安排的,我那時沒想那麼多,繼續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助的人,「救…救我…」那個是這醫院的保全,看來是被爆炸波及到了,我趕過去時保全抓著我的衣領對我說「爆炸後,我…我來這巡…原本以為人都逃走沒人…但,之後有個東西…巨大…他…啊啊…」話沒說完就已經斷氣了,但我處在原地不敢動,保全不是受到爆炸波及,那…是誰害他受傷成這副模樣,頭顱半邊不見,斷腿,內臟外漏…這好比魔鬼的所作所為…「我聽到腳步聲…」我馬上躲到桌子後面,腳步聲越來越大,時快時慢,好像在找人一樣…我越來越緊張,原本想悄悄地走到樓梯口逃走,但不小心撞到旁邊的儀器,碰…我躲在後面不敢出聲,腳步聲越來越大,我越來越害怕,心跳越來越快,彷彿快跳出來一般,我順手拿起旁邊的手術刀,手卻抖得不像話…我鼓起勇氣跳出去準備刺向那殺害警衛的兇手…「停!停! 」是院長,「噓!小聲點,跟我走。」雖然不知道為甚麼院長這時在這,也不知道為甚麼要跟他走,可是就目前情況來說,跟著走似乎才是正確的;院長在路途過程中告訴我一件事「你知道為甚麼我不再職位上那麼久嗎? 」我沒有回答,一方面是心情還未平復,一方面我不曉得該不該相信眼前這個人,「你們都被利用了! 」院長說,「這是甚麼意思?」我瞪大眼睛說,「幾個月前,我被政府徵招開會,會議中政府告知我會有一批實習科學家會在我們醫院做研究及實習,我想詢問內容看看有沒有忙可以幫,但卻被拒絕。」「那跟你幾個月不在職位上有甚麼關聯?」我語氣帶著不滿的問,「我被軟禁了,在我得知實驗內容後。」「是…甚麼內容?」我緊張的問著,「我偷偷去調查得知他們想用人工的方式讓人類進化,用非常不人道及殘酷的手法…包括放射線…」等等照院長這樣說,「那剛剛的爆炸不就是…」「沒錯他們在實驗,但他們不在這裡,實驗中途失敗,他們創造出一種怪物,一種非物體近似能量體的物種…」「醫院的人怎麼辦…」「醫護人員我已經提前請他們離開以醫院整修為由。」「那病人呢?」「全被拿去實驗了,之所以病人全不見,我剛剛也說了他們製造出一種類似能量體的東西。」說著我們到辦公室了,一路上躲躲藏藏,一點風吹草動都把我們嚇個半死,到了辦公室,他從書架拿出一個資料夾,「這是我研究的藥,你是我們醫院最優秀的醫生,我們來研究致命藥。」…碰…出現了,那個怪物,他長得好駭人,全身骨瘦如材,面貌感覺像燙傷,腐爛的身軀…全身半透明…一出現腐臭味十分刺鼻,發出難以入耳的噪音,ㄍㄧㄍㄧ,他一口朝院長咬過去,院長來不急躲開,腦袋已經被咬掉半邊,資料掉在怪物腳邊,我盤繞在牠後方,緩慢朝門口離開,但卻被發現,以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我撲過來,幸好我閃得快,順手撿起地上的資料,用身旁碘酒朝牠丟去,快速離開,但詭異的是,牠竟然朝另一邊逃跑?我沒管這麼多,馬上去我實驗室依造資料夾作出解藥,花費我好長一段時間,解藥快完成之時,竟有一項配方是問號,「好啊死院長,整棟樓只剩我在做解藥,你卻不知道最後一項材料…」我心想剛剛是因為我以為解藥做出來就可以得救沒想到竟然做不出來,萬一牠突然發現我怎麼辦?剛想完我就聽到碰碰碰的聲音及一股刺鼻的腐臭味,我趕緊躲在手術檯後面,聲音越來越大聲,突然之間沒有聲音了,我緩慢抬頭站起身,怪物突然不見了,當我心裡放鬆一下後發現我滿頭大汗,而且頭頂還冒黏液好不舒服…等等黏液?我抬頭一看,我操,在天花板,我將我做的解藥丟在牠身上,不料,沒效且不會蒸發,我被牠抓住腳,牠順勢將我腳扯斷,我清楚看見我的腿骨,當醫生這麼多年第一次看見自己的骨頭,這疼痛不是言語形容的了,我害怕無助,勉強攀爬地板躲避牠,不過藥效經過時間洗禮,使牠動作變緩慢,但還缺少致命的關鍵,就是那打問號的材料,這時我被逼至角落,無路可退,牠一手往我右臉刺,我稍微躲開,卻被刺種眼球,眼球被他徒手挖出來,牠吃的津津有味,我沒時間趕到痛,我只想逃順手拿管碘液消毒救我,逃跑到旁邊化學物質實驗室,牠跳躍過來又朝我攻擊一次不料打中旁邊化學劑量,許多化學劑打破混和引發大爆炸,還好我們醫院在山區,不然一定被檢舉,爆炸使我們樓層倒塌,我可以說剩下半條命了,但那怪物竟然還活著,牠緩慢過來,我朝牠丟石頭、鞋子、玻璃,身旁已經沒東西了,我想我會死在這,我將身上僅留的碘液玻璃罐丟向牠,頓時怪物發出尖刺的幾乎可以把而模穿破的叫聲,忽然倒下不動,幾乎失去生命反應,原來最後配方是碘液,總算得救了,但最後還是沒人可以來這鬼地方救我,我已無法走半步路,就在接受死亡之時,忽然一輛車開進來,有軍方部隊,醫護人員來搭救我,我安心的閉眼睛休養,心想得救了…上了救護車,幾乎甚麼事都記不的了,我只想回家…之後便昏昏沉沉暈過去了…醒來後我發現我在醫院,但是卻不太對勁,我被五花大綁在病床,身體熱熱的,感覺快爆炸了,此時有一位醫生走了過來對我說,「你已經接觸過DFCUS582了,接下來政府的人類進化改造計畫…」我聽到這,已經心死,了解我大概再也回不了心愛的家,只見那位醫生嘴角微微上揚,開口輕快地告訴我「你,將是下一號實驗品!」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手機響起的那一刻,那個空間瞬間又繼續活動了起來,手機顯示是我老媽,電話那頭感覺很著急,媽媽緊急的說爸爸不明原因的全身發冷四隻狂抖還會上吐下瀉,現在正要前往我們醫院,我看了看四周跟爸爸的症狀很像,這時我才發覺事態嚴重,過不了多久,救護車聲響越來越久我有感覺是送我爸爸來的,我莫名的恐懼了起來,忽然不知道怎麼面對,開始在想這到底是什麼病,什麼傳染病不知道會不會死人,我好害怕..........
往門口眼看躺在病床上的正是我爸,整個人不知所措的待在原地,這時主治醫師吼了吼我說還站在原地發呆啊,沒有看到病人送進來了嗎,快點準備東西啊,搞什麼啊平常好好的結果在這個時候這樣子,我是因為看你之前表現的那麼好我才把你調來這裡的欸,我心裡想要不是我真的不好意思拒絕你,我才不會來這個鬼地方,算了我不想理會他了,我現在只擔心我爸的狀況,看我媽媽那焦急的模樣,我好擔心啊,我走去媽媽身邊問弟弟呢,他說他剛下課正要趕過來,我先安撫媽媽的情緒,然後又再繼續我手邊的工作,免得又有人說閒話了,可是我的心靜不下來感覺做什麼都不對,好想陪陪我的家人,但是眼看比我症狀嚴重的一堆都是真的沒辦法先看看我爸只能讓他先吊吊點滴,看狀況能不能好一點,過不了多久。
其他科的主治醫師都來了,他們說上面表示這疑似是傳染病,而且發源地是在我們這,這一刻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所以我們現在下一步要怎麼做,那這些染病的人也怎麼處理,我爸他也感染到了還是只是剛好症狀都一樣而已,我不知道怎麼面對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太突然了⋯⋯大家手忙腳亂的又開始動作,現在所發現的事不是電視上才會發生嗎,怎麼就那麼剛好的發生在我的生活周遭,那我們現在要怎麼防疫呢?
我猜各大媒體今天報導的一定都是這件疫情的事。我們現在能做的事就是不要讓病人那麼痛苦了,可是該做的我們都做了可是感覺他們的情況還是一樣很糟,好無助啊,還不清楚這病到底會不會死人啊,真煩人,到底為什麼是我們,我們也沒在吃一些不該吃的東西啊,媽媽跑過來問我剛剛我們是在聽什麼嗎,我不知道該不該讓媽媽知道這件事,感覺他會承受不了,好糾結啊可是又不忍對他說謊,當我正陷入兩難時,弟弟來了我馬上把弟弟抓去旁邊說,我跟他說了實情,我感覺他也給不了什麼有用的意見,所以我跑去問了護理長,詢問我該怎麼做,她告訴我說應該告訴媽媽的因為這件事遲早會爆發出來的,所以早知道晚知道他終究會知道,倒不如就先讓她有時間來消化這件事。
後來有人跑過來說,有人死掉了,應該是這起傳染病的首例死亡,我們應該要趕快做防疫工作,不讓自己感染,戴口罩勤洗手有不亂跑,我爸爸他已經感染了我好害怕喔,我家是不是也要徹底消毒過一遍了,還是我們直接不回家了?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染病的會是誰。下一個,會是我嗎⋯⋯⋯⋯⋯⋯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異學檔案
第一章 起點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 當我拿起電話準備要接聽時,突然我的眼前一片模糊,身體漸漸的也開始不聽使喚,我用盡最後的餘力與同仁呼救時,逐漸地在眾人突然的冷眼旁觀之下我昏迷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我從沉睡的狀態下被喚醒,原先人滿為患的急診室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

□□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只剩下我一個人,怎麼所有人都不見了?」

□□ 當我還在喃喃自語思索著究竟時,突然急診室外傳來一陣強烈刺耳的警報聲響。

□□ 「外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我得釐清真相才行。」

□□ 我停下了猶豫,為了釐清真相,我拿起身邊的隨身物品,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急診室外急奔出去。

□□ 探索了建築物上方的各個樓層,除了斷垣殘壁的建築物,還有一地凌亂不堪的患者病歷以外,最讓人受不了的還是那杳無人煙的寒冷氣息。

□□ 當我即將放棄探索這棟建築物時,突然在那被封鎖已久的地下室入口傳出剛才的警報聲響,我吞下擔憂的情緒,拿起手邊的滅火器,一股腦兒的往地下室入口衝了進去。

□□ 前往地下室的路途中,原先心理還懷有那一絲絲的恐懼,想像著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長廊之中,如何找尋的到這一切的真相以及線索,在打火機微弱的亮光推引之下,我進入了令我意想不到的世界,這也就是我這趟旅程的開始。

□□ 進去地下室後,本來的恐懼在那瞬間突然化成塵埃,吹向那不為人知的寬闊領域之中,在長廊的盡頭遽然是一個寬廣壯麗的地下世界,翠綠的草地,清澈的溪水,高聳垂降的藤蔓,還有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神祕光芒。

□□ 我看了看四周,被眼前的事物震驚的我口中喃喃自語的說到「這...這裡是哪裡,為...什麼..為什麼...」

□□ 當我還愣在原地思索時,突然剛才的那個警報聲徹底把我從驚嚇中喚醒,我開始尋找聲音的源頭,不知找了幾時,我終於重一個唯一散發著紫色光芒的光球下找到。

□□ 當我彎下腰,把這個一直發出奇怪聲響撿起來時,我看了看手中的物品說道「這..這東西不是BB CALL?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 這東西不知道是幾十年前的產物了,在那個年代通訊技術還沒那麼發達時,為了要讓醫生快速了解哪個病房出了狀況,在當時的醫院BB CALL是人人一機的必備產物。

□□ 現今資訊科技如此的發達,每位醫師以及護理師人人都有一台智慧型手機,不管是視訊會議還是臨時狀況,通通都能用一台手機解決一切,但對我而言,BB CALL是人類通訊上的歷史產物,隨著時代的推演BB CALL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 「我還是頭一次看的這個東西,之前只從父親還有院長的口中聽過,原來這個東西就是BB CALL呀。」

□□ 當我還在觀賞這時代的產物時,突然此機器伴隨著刺耳的聲響出現了一串數字。

□□ 「7573035 這串數字是在和我表達什麼嗎? 難道這些數字是在提是我這一去的關鍵嗎?」

□□ 看著數字正在找尋他提示的內容時,突然在不遠處的前方看到鑲嵌在石牆上那一扇看是典雅的木門,看了手邊的數字,不確定性的猜測「難道他是叫我前往前方那扇門嗎?」

□□ 當我還在為此思索時,那扇門突然自動的緩緩開啟,我走進向內一看,原來門後的一切整件事情的故事以及真相才是真正的開始。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我下意識的伸手從白袍口袋拿起響著的手機,看著手機上的畫面顯示著:「無名氏 17444444444444444444444444」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 ,讓我感到十分的奇怪,不僅是無名氏,而且電話號碼還根本不是一般正常的號碼,當我正在思考是怎麼一回事時,我突然發現,即便平時大家都為了工作而忙碌著沒有太多的聲音,也不會到現在這樣完全沒有任何的說話、哀號聲,而是只有手上顯示著奇怪號碼的手機所發出的鈴聲,我抬頭看向了四周赫然發現每個人的動作都暫停了,沒有移動、沒有說話,似乎除了我以外的事物全都凍結住了一樣,我發現了這樣奇怪的現象時,我慌忙的四處尋找著某樣物品,終於在這緊張又害怕的心情之下,我終於看到了掛在角落牆壁上的時鐘,發現......時鐘上的指針,不管是時針、分針,甚至是移動的最快的秒針,全都如約定好似地停在了12點鐘的位置,過了一秒......兩秒......發現秒針都沒有任何的移動,這時我才確定,沒錯......時間真的暫停了,我的心快速的跳動著、額頭慢慢的開始冒出冷汗、拿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著,過了一段時間,我懷著害怕的心情,用因害怕而顫抖的手,接通了這奇怪的電話:「喂」,電話那頭沒有傳來任何的回復,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當我準備掛掉電話時,我聽到了我這輩子聽過最恐怖的聲音,電話那頭傳來這樣的聲音:「下一個......是誰呢?」,當電話那頭說完後,電話就掛斷了,然而我依舊遲遲沒辦法反應過來,因為那個聲音真的太恐怖了,電話那頭傳來女聲,那聲音彷彿來自九幽地獄一般,冰冷而沒有任何的情緒,讓人聽了不寒而慄,腦海中不斷的隱約出現那聲音的主人的模樣,就這樣我整個就像是被冰凍住了一樣,一動也不動,就在這時!突然背後有一隻手拍了我的肩膀,我整個人如同受到驚嚇的貓一樣,往前脫離那隻手,再轉過身來驚恐的看著那隻手的主人,發現原來是一起上晚班的同事,叫做李山(男 32歲 成熟穩重且十分正直在科室裡算是重要人物)李山一臉奇怪的看著我說:「怎麼了?怎麼站在這一動也不動」,看到是李山,我的警戒才慢慢地放鬆下來,我回道:「沒......沒什麼事」,李山:「如果沒事的話就快來幫忙剛剛又送來了一個出車禍的傷患,需要動手術」,我回道:「好的馬上就過去」,李山離開後,我這時才發現時間開始流動了,如果不是剛剛的電話,那恐怖的聲音,彷彿剛剛的事情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心情有些許平緩的我,開始思考著那恐怖的聲音所說的內容,我在心中暗道:「下一個是誰呢,這句話是甚麼意思,怎麼會打給我?」種種的疑問都讓我感到很是費解,心想:「算了在想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還是快去幫忙好了」,來到了手術室,看到手術台上躺著一個,因為撞擊而頭部整個凹陷下去滿身是血的人,臉部也因為撞擊而不太好去辨識是男性還是女性,只能從身型上來判斷應該是名男性,這次手術是由總醫師楊龘遠(男 54歲 目前是急診室的總醫師許多嚴重的手術都是由他親自操刀,在外界的名聲很是不錯)來執行,由我和李山加上另外兩位科室的同事,分別是木子須(男 29歲 目前和他的雙胞胎弟弟(木子臾)一起在急診科當實習醫師,為人活潑樂觀,但是極為好色)和木子臾(男 29歲 和雙胞胎哥哥(木子須)在急診科當實習醫師,跟哥哥長得極為相似個性也幾乎一模一樣)讓旁人很難去分辨誰是誰,即便是熟人也很難馬上分辨出來,這場手術在總醫師和我們四人的努力下,依舊沒法挽回患者的性命,總醫師說道:「哀∼終究還是沒辦法啊,頭部的出血量真的太多了,開立死亡證明,等白天時讓家屬領走遺體吧!」總醫師說完後就離開了手術室,我說道:「那麼子須、子臾這裡就交給你們兩人收拾了」說完後就跟李山一起離開手術室去到其他病房,手術室裡,子須說道:「弟弟快點我們收拾收拾吧,跟死人在同一間房間裡還是讓我涼颼颼的啊」,就當子須剛說完,子臾要回復時,這時突然,手術室裡的燈光突然熄滅,整個手術室變得伸手不見五指,子須和子臾都嚇了一跳同時發出叫聲,子臾說道:「哥,好像停電了」,子須回道:「沒事,我去外面走廊的電箱看看」,語畢子須走向手術室門口準備要出去,這時子須發現手術室的門把居然沒有辦法打開,似乎被人從外面鎖起來了一樣,子須語氣有些慌張的說道:「弟弟門好像被鎖起來了,打不開啊!」就在子須不停地在嘗試轉動門把時,這時電來了,手術室又恢復了光明,子須說:「呼∼好險電回來了,可是門把還是轉不開」,這時子須望向在手術台旁邊的弟弟,子須發現弟弟一臉驚恐的望著手術台上的傷患,突然子臾一聲尖叫,瘋狂的跑到子須所在的門口,並且整個人顫抖著,指著手術台的方向,突然!原本在手術台上應該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死的傷患,竟然緩慢地坐了起來,然而這還不是讓他們兩人最驚恐的地方,手術台上的人,並不是原本那個傷患,而是一名留著一頭烏黑長髮、一雙水靈的大眼、小巧的鼻子和如櫻桃般的小嘴,然而那本該是名完美女性的臉龐,那名女子的皮膚卻白皙的過分了,甚至可以從外面就能看到在皮膚底下的血管,讓人感覺像是一個死後的人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生氣,子須和子臾則是一臉驚恐和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那名女子,並不是因為那傷患突然變成一名女子,也不是那名女子那彷彿沒有生氣的臉龐嚇到他們,而是那名女子他們認識,這時在兄弟倆的腦海中慢慢的浮現出為何他們會認識這名女子,和這名女子有什麼關係,那時的事情是這樣的:「在七天前的半夜2點時,送來了一名因為呼吸道裡有東西而呼吸困難的女性,在手術室內依然是由總醫師和我們四個人來執行手術,當總醫師把女子呼吸道裡的東西取出後,總醫師發現那時女子已經沒有了呼吸了,於是直接說道:「哀∼可惜了這麼漂亮的一名女子,就這樣沒了,將屍體收拾一下吧,明日再請家屬來領」,這時子須和子臾說道:「這麼漂亮的女子真想嘗嘗看呢」於是一個駭人的想法在他們的腦海中形成了,子須和子臾他們兩兄弟居然將手術台上的女子衣物給脫個精光,當著其他三人的面前,肆無忌憚的撫摸著那女子的身體,兩人就像陷入魔征一樣,居然直接在這侵犯了這名已經沒有了呼吸的美麗女子,總醫師忽然大聲斥責:「你們倆知不知道你們在幹什麼!」,這時他們兄弟倆有些瘋狂的居然說道:「總醫師你看這女子這麼漂亮就這樣沒有了多麼可惜啊!總醫師你也一起來吧!」,總醫師猶豫了一下居然鬼使神差的就答應了,總醫師說道:「今天的事誰也不准說出去!否則就別想在這醫院待了」總醫師加入了侵犯女子的行列中,就在途中,原本應該沒了呼吸的女子居然緩緩地有了呼吸且有了意識,原來剛剛女子只是進入了假死狀態,這時女子發出了驚呼說道:「啊!∼你們是誰!你們在對我做什麼!放開我!」女子一邊驚呼一邊哭著掙扎想要擺脫身上的總醫師,奈何女子的力氣真的太小了,完全沒有任何的作用,這時總醫師也發現女子原來並沒有死,他開始害怕想要停下動作,可是他又想到:「我都做了,即便現在停下依然還是犯罪」於是總醫師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完全無視女子的掙扎和求饒,然而我和李山看到這一幕居然因為害怕丟了工作而沒有上前制止,選擇了冷眼旁觀,就這樣時間過去了,那女子也從一開始的激烈掙扎,到了現在的完全沒有任何的動靜,似乎已經心死了,放棄了,眼中沒有任何的神色完全的呆滯冷漠,總醫師完事後,看著女子,臉上閃過一陣猙獰凶狠的表情,他拿起手術台旁的手術刀,飛快的在女子的脖子上劃了一刀,女子這時確定身亡,其他幾人看到這幕都很事驚恐,總醫師居然將那女子殺了!,總醫師這時一臉冷漠的說道:「如果我不將她殺了,那麼在場的所有人通通都完蛋了」,這時總醫師又拿起手術刀,熟練的頗剖開了女子的胸口,從裡面取出了那鮮紅的心臟,並且拿著手術刀,對著女子的性器官瘋狂的戳著,總醫師右手拿著手術刀左手拿著那顆鮮紅的心臟說道:「把這具屍體裝進屍袋裡,放到太平間去,如果家屬問起就說屍體不知道去哪了,都明白了嗎」,總醫師離開了手術室,這時心情依然未平靜的我們,手腳僵硬的開始收拾」這些記憶如潮水般地湧向了兄弟倆的腦海中,他們望著手術台上的女子驚恐到了極點,拼命的轉著門把想要逃離這鬼地方,就在這時手術台上的女子沒有任何表情的緩緩走向門口的兄弟倆,兄弟倆聽著那腳步聲,更加驚恐瘋狂的尖叫著想要逃離,突然兄弟倆都沒有了聲音,因為他們的胸口都已經破了一個洞,他們緩緩地轉過身來,看著胸口的洞和女子手上那兩顆鮮紅且跳動著的心臟,這時他們明白了,原來心臟被女子用手活生生的掏了出來,他們倆一邊後悔著所做過的事一邊慢慢的倒下了,意識漸漸地消失了,兄弟倆死了!,女子將那兩顆跳動的心臟給捏碎,慢慢地消失在手術室裡,就在這時我又接到了一樣的電話號碼、一樣的聲音、一樣的內容,聽完後我的心裡隱隱感覺似乎發生了什麼事,就在這時我聽到了從總醫師辦公室傳來的尖叫聲,我快速的跑向那,與此同時辦公室裡,一名女子坐在椅子上,依舊一頭黑髮、一雙水靈的大眼、小巧的鼻子和如櫻桃般的小嘴,是的那名女子正一臉笑容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在位子上瞪著雙眼,滿臉驚恐和不可思議的總醫師,女子說道:「嗯∼看來還記得我呢∼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呢?」這時總醫師已經嚇到沒有辦法回答女子的話,他就這樣看著女子緩緩的走來,女子手裡拿著那天那把手術刀,慢慢地、輕輕的像總醫師對她所做的那樣,將他的心給拿了出來,並且當著總醫師的面用手術刀優雅的將那跳動的心一片一片的切下來,切完後,拿著手術刀對著總醫師的下體,瘋狂的戳著,這時女子已經沒有剛剛的優雅,臉上只剩下無盡的恨意和瘋狂的笑聲說道:「哈哈哈!!!終於......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對我做的事,現在換我一一的還給你們!」,就在女子瘋狂的舉動下,已經目睹了這一切的我和李山,都是一臉驚恐的望著,這時女子停下了動作,轉了過來對著我們露出了一抹冷笑,並慢慢地消失在我們面前,只留下滿地的血跡和屍體,就在這時身旁的李山突然瘋狂且帶著淒涼的大笑著:「哈哈哈......她來報仇了哈哈......來報仇了,我們做了那樣的事她怎麼可能放過我們啊哈哈哈!!!......」李山在這瘋狂的笑聲中跑到前面拿起地上的手術刀,對著自己的心臟就是瘋狂的亂刺,李山身亡,這時的我才明白那個聲音,那個電話,和那電話內容下一個是誰呢,原來指的就是我們啊,這時口袋裡的手機又響起了,我拿起手機看著螢幕,熟悉的號碼、熟悉的無名氏,這時我的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下一個"是我嗎?"」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異學檔案
第一章 起點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 當我拿起電話準備要接聽時,突然我的眼前一片模糊,身體漸漸的也開始不聽使喚,我用盡最後的餘力與同仁呼救時,逐漸地在眾人突然的冷眼旁觀之下我昏迷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我從沉睡的狀態下被換醒,原先人滿為患的急診室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

□□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只剩下我一個人,怎麼所有人都不見了?」

□□ 當我還在喃喃自語思索著究竟時,突然急診室外傳來一陣強烈刺耳的警報聲響。

□□ 「外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我得釐清真相才行。」

□□ 我停下了猶豫,為了釐清真相,我拿起身邊的隨身物品,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急診室外急奔出去。

□□ 探索了建築物上方的各個樓層,除了斷垣殘壁的建築物,還有一地凌亂不堪的患者病歷以外,最讓人受不了的還是那杳無人煙的還冷氣息。

□□ 當我即將放棄探索這棟建築物時,突然在那被封鎖已久的地下室入口傳出剛才的警報聲響,我吞下擔憂的情緒,拿起手邊的滅火器,一股腦兒的往地下室入口衝了進去。

□□ 前往地下室的路途中,原先心理還懷有那一絲絲的恐懼,想像著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長廊之中,如何找尋的到這一切的真相以及線索,在打火機微弱的亮光推引之下,我進入了令我意想不到的世界,這也就是我這趟旅程的開始。

□□ 進去地下室後,本來的恐懼在那瞬間突然化成塵埃,吹向那不為人知的寬闊領域之中,在長廊的盡頭遽然是一個寬廣壯麗的地下世界,翠綠的草地,清澈的溪水,高聳垂降的藤蔓,還有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神祕光芒。

□□ 我看了看四周,被眼前的事物震驚的我口中喃喃自語的說到「這...這裡是哪裡,為...什麼..為什麼...」

□□ 當我還愣在原地思索時,突然剛才的那個警報聲徹底把我從驚嚇中喚醒,我開始尋找聲音的源頭,不知找了幾時,我終於重一個唯一散發著紫色光芒的光球下找到。

□□ 當我彎下腰,把這個一直發出奇怪聲響撿起來時,我看了看手中的物品說道「這..這東西不是BB CALL?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 這東西不知道是幾十年前的產物了,在那個年代通訊技術還沒那麼發達時,為了要讓醫生快速了解哪個病房出了狀況,在當時的醫院BB CALL是人人一機的必備產物。

□□ 現今資訊科技如此的發達,每位醫師以及護理師人人都有一台智慧型手機,不管是視訊會議還是臨時狀況,通通都能用一台手機解決一切,但對我而言,BB CALL是人類通訊上的歷史產物,隨著時代的推演BB CALL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 「我還是頭一次看的這個東西,之前只從父親還有院長的口中聽過,原來這個東西就是BB CALL呀。」

□□ 當我還在觀賞這時代的產物時,突然此機器伴隨著刺耳的聲響出現了一串數字。

□□ 「7573035 這串數字是在和我表達什麼嗎? 難道這些數字是在提是我這一去的關鍵嗎?」

□□ 看著數字正在找尋他提示的內容時,突然在不遠處的前方看到鑲嵌在石牆上那一扇看是典雅的木門,看了手邊的數字,不確定性的猜測「難道他是叫我前往前方那扇門嗎?」

□□ 當我還在為此思索時,那扇門突然自動的緩緩開啟,我走進向內一看,原來門後的一切整件事情的故事以及真相才是真正的開始。
轉換PDF檔 列印


接力中===> 109 是我嗎?[原作者|**] 期限:2020/03/23∼2020/05/10
會員一級
異學檔案
第一章 起點
□□今晚的醫院異常忙碌,病患一個一個的進入急診室,排班的人手不夠,總醫師詢問是否有人願意留下來幫忙?藥水味瀰漫著空氣,大家仍繼續忙著手上的工作,動作俐落卻有些遲緩,我看著夥伴們多日疲憊的眼神,總醫師問:「年輕的醫師能不能再堅持一下?」一時之間,空間似乎凝凍起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請按右下方 [引言] 並在□□接續完成故事........
□□ 當我拿起電話準備要接聽時,突然我的眼前一片模糊,身體漸漸的也開始不聽使喚,我用盡最後的餘力與同仁呼救時,逐漸地在眾人突然的冷眼旁觀之下我昏迷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我從沉睡的狀態下被換醒,原先人滿為患的急診室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

□□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只剩下我一個人,怎麼所有人都不見了?」

□□ 當我還在喃喃自語思索著究竟時,突然急診室外傳來一陣強烈刺耳的警報聲響。

□□ 「外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我得釐清真相才行。」

□□ 我停下了猶豫,為了釐清真相,我拿起身邊的隨身物品,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急診室外急奔出去。

□□ 探索了建築物上方的各個樓層,除了斷垣殘壁的建築物,還有一地凌亂不堪的患者病歷以外,最讓人受不了的還是那杳無人煙的還冷氣息。

□□ 當我即將放棄探索這棟建築物時,突然在那被封鎖已久的地下室入口傳出剛才的警報聲響,我吞下擔憂的情緒,拿起手邊的滅火器,一股腦兒的往地下室入口衝了進去。

□□ 前往地下室的路途中,原先心理還懷有那一絲絲的恐懼,想像著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長廊之中,如何找尋的到這一切的真相以及線索,在打火機微弱的亮光推引之下,我進入了令我意想不到的世界,這也就是我這趟旅程的開始。

□□ 進去地下室後,本來的恐懼在那瞬間突然化成塵埃,吹向那不為人知的寬闊領域之中,在長廊的盡頭遽然是一個寬廣壯麗的地下世界,翠綠的草地,清澈的溪水,高聳垂降的藤蔓,還有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神祕光芒。

□□ 我看了看四周,被眼前的事物震驚的我口中喃喃自語的說到「這...這裡是哪裡,為...什麼..為什麼...」

□□ 當我還愣在原地思索時,突然剛才的那個警報聲徹底把我從驚嚇中喚醒,我開始尋找聲音的源頭,不知找了幾時,我終於重一個唯一散發著紫色光芒的光球下找到。

□□ 當我彎下腰,把這個一直發出奇怪聲響撿起來時,我看了看手中的物品說道「這..這東西不是BB CALL?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 這東西不知道是幾十年前的產物了,在那個年代通訊技術還沒那麼發達時,為了要讓醫生快速了解哪個病房出了狀況,在當時的醫院BB CALL是人人一機的必備產物。

□□ 現今資訊科技如此的發達,每位醫師以及護理師人人都有一台智慧型手機,不管是視訊會議還是臨時狀況,通通都能用一台手機解決一切,但對我而言,BB CALL是人類通訊上的歷史產物,隨著時代的推演BB CALL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 「我還是頭一次看的這個東西,之前只從父親還有院長的口中聽過,原來這個東西就是BB CALL呀。」

□□ 當我還在觀賞這時代的產物時,突然此機器伴隨著刺耳的聲響出現了一串數字。

□□ 「7573035 這串數字是在和我表達什麼嗎? 難道這些數字是在提是我這一去的關鍵嗎?」

□□ 看著數字正在找尋他提示的內容時,突然在不遠處的前方看到鑲嵌在石牆上那一扇看是典雅的木門,看了手邊的數字,不確定性的猜測「難道他是叫我前往前方那扇門嗎?」

□□ 當我還在為此思索時,那扇門突然自動的緩緩開啟,我走進向內一看,原來門後的一切整件事情的故事以及真相才是真正的開始。
轉換PDF檔 列印



(1) 2 3 4 ... 277 »




2006正修科大文史科!美工設計 By Fiddler 9/25/2006 連絡:0937 422 957
2011改版!By二技在職專班電子系 Rex chiu 07-7157280 or google 搜尋 i36c
i36c| *使用者登入*回到首頁*